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求求你休了我  

2008-08-20 15:2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机在包里不安分地振动着,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都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这会是谁呀?八成是打错了电话吧。

 

“喂,你好!”

 

“请问是著名记者#%&吗?”一个似乎熟悉的女人的声音。

 

丫儿的,这是谁啊,上来就乱扣帽子,“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高导啊……哈哈哈哈”

 

原来是著名导演高导,我也倒,她竟然回来了,已经在上海了。所谓“说曹操,曹操到”,前些天写男篮比赛提到了高导,这没几天已经有一年多没有音信的她又回来了,而且正好能赶上830的高中同学全体聚会。

 

约了周二中午去跟她碰个头,“晚点吧,我都两天没睡觉了,起不来。”

 

我想叙旧本来就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晚个一时三刻,可叙的旧不还多一点吗?于是昨日下午等雨停了才出门,先去虹桥路宜山路的徐汇区税务局办点事情,不料进了二所办公室,又是半分钟搞定。于是坐了地铁直奔江湾镇站。

 

到了江湾镇站都快四点了,辗转问到仁德路,然后武东路,直到过了武川路路口,给高导拨电话,“喂,高导,我已经在路口了,是不是那个对着同济校门的复旦留学生公寓?”

 

电话里传来慵懒的声音,“你终于到了啊,我上午十点就起床了,你搞到现在才来……”

 

经过她的提示,我一路走到不远处的同和留学生公寓,上了楼,门一开,高导就睁着两个有点浮肿的眼睛看着我,果然,还没睡够呢。

 

一瓶冰镇的玫瑰乌龙茶下肚,暑气已消去不少。高导放了张唱片,旋律还不错,“放错了,这是我做瑜伽的音乐。”我倒不介意,其实就算是教堂唱诗的音乐、佛堂唱经的音乐我也是挺喜欢听的。

 

跟若干年前,与高导在北京见面一样,高导总是开着电视机,评价一下圈内的林林总总。上次是《动什么别动感情》,李乃文演的小李美刀那德行我到现在还记得,跟在《集结号》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个动刀,一个动枪。这次是黄晓明演的《鹿鼎记》,郑家二公子和自己师傅正在全力攻击陈近南,韦小宝则躲在一旁的棺材里伺机行事。

 

见我在那里为“为人不识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惘然”干着急,高导干脆停了他们的打打杀杀,专心来汇报近况。

 

高导现在的男友是在复旦读工商管理的,据称年方二十一,不过仍然在读大一。我又不好直接问是不是留级的,还是高导能体会前媒体从业人员旺盛的好奇心,“他跟我一样的,先是考的北大化学系,然后读了两年发现读不下去了,又重考了复旦的工商管理。”

 

高导所谓的一样,并非高导也是理工科出身,至少我记得高考前某次摸底考,高导数学才考了29分,正好当得“高粱酒”的美誉。与学校篮球队诸葛路易考数学得14分,人称“路易十四”异曲同工。

 

不过高导一点也不愁,因为很快上海戏剧学院的入取通知书就来了,当我们还在题海中煎熬的时候,高导已经花天酒地去了。后来过了两年,好像是从施佳玲那里听说,高导从上海戏剧学院辍学了,之后又去考了中央戏剧学院。还好,这回终于顺利毕业了。

 

“我都不想混演艺圈了,太累了。我想在上海开个西餐厅。”高导的眼睛还没褪肿,不过没人规定西餐厅的老板娘不能眼睛肿。

 

“那不错,真开了,戴宇翔一定很开心,会经常光顾的。不过开饭店也是很麻烦的,工商局、税务局、统计局、卫生局、消防局……一个个都要去打交道。”

 

“这些还好,都会有人去办的。在北京是不能待了……”

 

在北京待了那么多年,怎么就不能待了呢?难道是龙哥还纠缠着不放手?(龙哥曾经和高导领证,据称刚出民政局就被撕烂了,然后回家又当1000块的拼图慢慢复原)不料,龙哥之后,高导又戏剧性地领了一次证。

 

“去年10月份领证的,今年5月份离的。”听高导口气轻巧地回忆着这第二段荒谬的短命婚姻。

 

话说去年10月份高导认识了后来的丈夫,才七天就觉得相见恨晚,不如早点领证。领完了证两周后,高导就离开北京,去南京部队文工团演出去了。所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可不,像高导这样“好儿女志在四方”的主儿,只不过去个南京,还没去东京呢。可谁知那男的开始不放心了,怕高导红杏出墙。

 

“他自己原来很花的,后来觉得自己开始专一了,我对你那么专一,你当然也要专一,然后就开始怀疑这,怀疑那,我在南京的时候他能一天打给我30个电话。接到了还好,要是我正在接别人电话,回头还要给他解释是谁谁谁,说了什么事情……”

 

我想换了我也受不了,何况一向无拘无束的高导呢?我想起了《中国式离婚》里的林小枫,可见无论男女只要走火入魔了,表现竟然如出一辙。

 

“他就怀疑什么师长儿子追我,动不动就‘怎么,师长儿子又给你打电话了’,你说受得了吗?还去查我的电话清单,一个个电话打回去,要是女的就算了,要是男的就问‘你跟高@什么关系?’”得,《手机》里面费老的老婆又附体在高导的丈夫身上了。

 

“那你怎么能跟这样的人结婚呢?”我想高导混迹北京演艺圈那么多年,也不能眼力那么差啊。

 

“刚开始只觉得长得帅,怎么知道他会这样的人?再说我去南京那段时间,他正好失业在家,整天没事干,也不找工作,就疑神疑鬼的。”高导义愤填膺地说,“他不赚钱,要靠我赚钱养他,到后来他还不让我出去赚钱。我说就算你出去找个1000块钱的工作,也比待在家里好啊。”

 

更可气男人还挺能花钱,高导过生日原来请了四十多个朋友,结果被男人一吆喝来了三百多个,把个包房都挤成养鸡场了。“就那个聚会花了我三万多块,我那时候是真没钱了……”我从来都以为,所谓“没钱”对不同人的内涵是不同的。我没钱是指每月没有结余买个基金什么的,高导没钱是指拿出三万块过个生日有一点点的肉麻。

 

后来发展到高导回北京都不愿意给男人知道,但是高导又不是住在中南海,偌大北京也到处是透风的墙。不知怎么住在某五星级酒店里就被男人知道了,但是酒店又不透露客人房号。“你猜怎么样?有人来敲门,我开门一看是警察,说是有人举报我在酒店从事卖淫活动……”

 

容我先喝口水,这个情节可曾在哪里见过?就算以前没见过,可以在以后高导的给自己拍的《我的前半身》当中演绎一下吧。

 

“我当时傻了,我正跟一个女朋友在房间里聊天呢。警察一看也不是那么回事,然后他在旁边出现了,我靠,原来是他为了找到我的房间号报的案。”

 

然后自然就闹翻了,谁知男人恼羞成怒还在车库里开车撞墙,把自己手给撞坏了。“我说龙哥傻了,这个残了,跟你结婚的人可真是都没好下场啊。你现在这个男朋友以后不会变性吧……”

 

“好像有这个倾向,哈哈哈哈……”高导一阵大笑,仿佛在听别人的趣事一般,“后来我说不能这么过下去了,我们离婚吧。”

 

这时候,男人又开始表现的像个怨妇了,坚决不离。“有时候晚上喝醉酒,往香港给我打电话。我说你想通啦,愿意离婚了?他说要看老子心情好不好。我操,离婚还要看你心情好不好,我还不离了呢,就拖个两年自动解除婚姻。”有过一次经验的高导可不是随便能被唬住的。

 

我想男人不借酒浇愁的时候大概脑子还是清楚的,至少撞车没有撞成脑残,所以最终同意给这段脑死亡的婚姻拔去氧气管。高导会和现在的男朋友到什么程度呢?

 

总之,戏如人生,人生如戏。高导的精彩大戏还在后头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