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5号与13号  

2008-07-04 15:2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个号外!貌似李惠利师姐金凯晨的人匿名留言在了我两年多前写的博客上,才让我写下这些文字。那篇博客只是写曹亮和我在戴宇翔家吃喝聊天的事情,不料却通过搜索引擎被师姐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文中,并且意外获悉当年竟然有一个比她低一年级的“疑似文艺青年”有那么一阵子对她怀着好感。
 
前不久,曹亮妈妈请大家去尝尝她的手艺,虽然这是在读高中时也没有的待遇,不过既请之,便去之。席间,姜文彬、董晨、曹亮、夏耘和我五个高中同学难免回忆往事。诚然那些往事未必都真实可靠,不过也和曹妈的菜一样值得回味。
 
在西门子上班的董晨与在恒隆某投资公司上班的夏耘都很喜欢并且擅长打桌球,谈到桌球,董晨就自然而然地提到了“应小盈”。旁人不解“应小盈”和桌球有什么关系,董晨就回答说,我们把5号和13号那两个橘红色的球都称之为“应小盈”。
 
“应小盈”三个字怎么看都不是桌球术语,也不是“黑寡妇”那般女子桌球高手的浑名,应小盈也是我们高中的一个师姐,之所以把那两个橘红色的球以她的名字代称,那是因为她曾经有一件橘红色的滑雪马甲,每次看到她穿着那件衣服出现在学校里,总是让人眼前一亮。这也是为什么在高速公路上,养护人员在执行任务时要套上一件橘红色的工作马甲了。然而我们这些同学终究没有在席间讨论起任何一个高速公路养护人员,那是因为穿着橘红色滑雪马甲的应小盈在我们当时的眼里是一个文静低调的美女,也许今天已经成为医生的她还是一个文静低调的美女,也许这从头到底都是我们的误读也未可知。
 
不管今天如何,十多年前的回忆还是历历在目,趣味横生。当时我们去打饭的时候有两件必做的事情,一件事是去校长办公楼前拉引体向上,不是因为我们对引体向上情有独钟,也不是因为当时还不流行去河边做俯卧撑,只不过除了瘦削的董晨、杨铭等几个引体向上“狂人”,其他体重大于臂力的男生都把7个及格、11个满分的引体向上考试视为畏途。每天午饭前面拉几个,也权当是吃一份“开胃色拉”。那么另一件事情呢?当然是和应小盈有关,不过也不是和应小盈坐在惠中堂的台阶上聊天,讨论人生的生死选择,而是要实践“秀色可餐”的言语。
 
那日,姜文彬和我们几个同学中午去食堂打饭,照例先尝了“开胃色拉”。然后去长长的走廊排队。排队时,大家会拿地理课上学到的关于气压的理论来解释为什么走廊的风总是从东往西吹。这时候姜文彬东张西顾之后来了一句,“今朝应小盈弗晓得下来了伐?”
 
可能是因为姜文彬并不是师姐的铁杆粉丝,所以连师姐就排在他前面一两个身位都木知木觉。我分明看到师姐听到了这句不加掩饰的问话,立马转过脸去,刻意躲开我们几个等着靠秀色充饥的人。我小声提醒了姜文彬,其他人都放肆地大笑了起来,简直是个响彻行云、声震山林。不知有没有惊得美人失色,没了午饭的胃口。
 
另有一日,课间在教室里扯淡,突然施佳玲冲进教室,大声告诉我,她在洗手间看到师姐了,似乎是在换运动裤准备下去上体育课。这个情报可真是有些粗糙,并非时间人物起因经过结果不明确,而是这个地点实在有些不雅。更要命的是她还怂恿我去洗手间门口游荡一下。矜持了片刻还是去了,不过不是门口,是洗手间里面,当然是女洗手间隔壁的男洗手间,也当然没有在里面遇到师姐。
 
再有一日,我去学校阅览室杀时间。竟然发现师姐就坐在阅览室里看着什么,我顿时喜出望外,假模假样地拿了一本期刊,就坐在她对面“看”了起来。不记得那些什么个“六宫粉黛无颜色”的肉麻句子有没有在当时的脑瓜里闪过,不过爱因斯坦的“庸俗相对论”倒是真的被我证明了。一眨眼45分钟就过去了,师姐没有戏剧性地走过来问我看够了没有。我也就没有机会肉麻的回答一句“一辈子都不够”,当然就算有机会,这样的话也不会出自我口,怕被别人骂广告看太多了。
 
想起在《全球商业》时的同事暴剑光采访过新东方的校长俞敏洪,写了一篇有情有义、有汁有味的人物专访。其中有个小段子令人难忘,话说老俞在北大读书时,有一次晚上去图书馆自修。突然停电了,于是老俞拿出打火机给自己和坐在对面的德语系系花带来了微弱的光明,想想整个漆黑一片的图书馆,仿佛一个追灯般把老俞的脸和系花的脸映在了一起,于是老俞的爱情之火也被点燃了。后来那个系花成了他太太。大概温州的打火机生产商想不到他们的廉价产品还能促成一段感情。
 
说了白说,我在午休时去学校阅览室,停电了也没必要掏打火机,就算掏了打火机也一定被阅览室老师镇压了,更何况我至今身上也不带打火机,不是烟品不好专门蹭烟,而是从来不抽烟。
 
最后一个段子是最经典的,这个段子的主人公则是那天也在曹亮家吃饭的董晨。某日,董晨跟我说,他回家路上经常看到师姐。根据我从事情报工作的经验,师姐可能就住在董晨外婆家附近(当时董晨为了上学方便,住在打浦桥的外婆家)。于是我就给董晨安排了一个“很可能完不成的任务”——侦查师姐住在哪里。
 
没想到,董晨不仅引体向上没话说,桌球打得没话说,就连搞情报工作也让我没话说,不过还是不得不说一句,“高,实在是高啊!”第二天,董侦查员一进教室就来告诉我,工作非常顺利,已经摸清了师姐住哪条弄堂。我有些不相信,董侦查员就说前一天接受了任务,就留个心眼,而师姐也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以正确的速度放学回家,董侦查员骑着自行车不急不缓,顺藤摸瓜,就兵不血刃地完成了任务。
 
然而就算知道了师姐住在弄堂里的哪个门洞,我也不能戴着口罩冒充送外卖的。送外卖也是有学问的,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不是人人都能在露馅以后和“喜剧之王”星爷一样全身而退。转眼师姐毕业了,听说考进了二医大临床医学。再后来打浦桥那边都动迁了。当我们高三时已没有了体育课,也没有了应小盈,大家午饭时总也有些意兴阑珊了。不过董晨的球技也是在高中时就得以长足的进步,也因为董侦查员的突出贡献,所以在曹亮家的饭桌上由他来授业解惑,告诉不知情的人为什么5号和13号的那两个球被我们命名为“应小盈”。
 
这就是牵扯出陈年记忆的那篇博客,曹亮交待如果能联系到金凯晨就好了:http://faustgu.spaces.live.com/blog/cns!9774DED0487B9017!470.entry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