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我尿我英雄  

2008-07-29 16:44: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前几天上海举行了闸北分局被“北京刀客”杨佳刺死的六名警察的葬礼。根据报道,葬礼现场有很多不相识的市民前往献花凭吊。不知道他们自发去葬礼现场是因为想要见英雄的最后一面,还是出于对这个悲剧性事件的哀悼。如果仅仅是因为前一个原因,那么这个事件的悲哀程度恐怕要远远大于表面的垂泪啜泣。
 
这些天来对于六名警察应不应该被评为烈士议论甚多,意见无外乎两种:一种是警察是在工作时间与行凶杀人的歹徒搏斗殉职的,这当然是英雄所为。在我们小时候警察军人都是默认的英雄,英雄既然撒手而去了,自然就是烈士了。另一种恰恰相反,在闸北分局的主场里面,能够被一个貌不惊人、刀法也不见得出神入化的“北京刀客”连捅十一人,其中六人还伤重不治,如果天底下警察都是这样不济还要警察做什么?如果这样的警察都要被树典型表彰,那么以后警察大概要向罗家音学习才好,用嘴就能除暴安良了,刀是刀他妈,客是客他妈,请问刀客你妈贵姓?
 
我们终究无法回到当时当地辨别真伪,让我们产生怀疑的也许并不是事实,而是对事实的公开描述。我记得不是《新民晚报》就是《新闻晨报》上面有一篇稿子,写道闸北分局的相关人士为了驳斥外界对警察看到刀客落荒而逃,逃不掉的才被从背后捅死之说,于是便信誓旦旦地指出牺牲的六名警察伤口都在正面。就这一句话,让我觉得它更接近于文学化的修饰。如果读过意大利作家拉?乔万尼奥里的《斯巴达克思》可能会发现这个表述似曾相识。在斯巴达克思率领的奴隶们与罗马军团进行决战后,作者对战场上奴隶遗骸的描述是所有人的伤口都在正面,没有一个奴隶想要在最后时刻背对敌人逃跑……我记得在八九年前读到这里时莫名感到一种夺人心神的气魄,用上海话来说是“模子”,可以被消灭,不能被打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自由,毋宁死!
 
但是……鲁迅先生说,“但是”这个词一出现,事情往往就峰回路转了。但是闸北分局里的警察们不是奴隶起义,也不是在战场上两军对垒,难道当杨佳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办公楼时(保安还是发现并阻止了,但是没有成功,况且保安既不是门神,也不是厉鬼,阻碍不了“北京刀客”也情有可原),竟然所有的被刺警察都是正面遭袭?我记得媒体报道里面,说道在保安被刺伤之后,杨佳就进了一楼一间办公室,里面当时有三个警察在办公。我没去过那间办公室,不知道是不是每张办公桌都是面朝门外摆放的,那么三个警察应该几乎同时都看到了杨佳,第一反应是不是迎上前去与其搏斗呢?他们都正面朝着杨佳团团把他围住,然后都被硬生生正面捅到了几刀……那么走廊上遇到的呢?就没有一个是被在背面偷袭得手的?
 
日前报纸上还公布了一个牺牲警察妻子的博客,她丈夫是在某层的机房外的电梯间遇难的。她为了驳斥别人对警察无能的质疑,强调她的丈夫身高一米八十六,曾经以一敌四捉过罪犯。于是我就更疑惑了,那么厉害一个警察,在电梯间等电梯,杨佳是从什么方向向他刺去的呢?如果是正面,为什么身材瘦削的杨佳能得手?如果不是正面,偷袭得手更合情理,但是伤口在正面又如何解释?莫非残忍的杨佳都是用手刀从背后将对象击晕过去,然后再凌波微步绕到对象身前用钢刀猛刺?不知道杨佳是不是个击剑爱好者,只有刺中正面规定区域才能得分已经养成了根深蒂固的进攻习惯,侧面背面送给他刺他都嫌辱没了他的刀。我还真不信邪了,“北京刀客”就真那么厉害?他师傅是谁啊?胡一刀还是佐罗?要么就是小龙女,用白绫拴着刀,要刺哪里刺哪里,可以排除嫌疑的是李寻欢,因为当场只有一把凶器,难不成李寻欢现在收徒也讲循环经济,一把飞刀反复使用,那就可以改名李循环了,改天可以跟戈尔切磋切磋。
 
我以小人之心,揣度当时英雄们面临的险境绝非亵渎,如果要说亵渎,那么把真实的事情刻意编织得天衣无缝,却又经不起推敲,以至于让人们怀疑当事人到底是真英雄还是大话英雄,那才是弄巧成拙的亵渎,或者是欲盖弥彰的欺骗。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范跑跑,他被认为是典型的反英雄,一个实用主义者,但也是一个实话实说主义者,他说他遇到地震第一反应就是逃跑,只不过他比别人跑得快了些,还喜欢显摆自己的短跑速度,真恨不得孙海平能给他指导一下技术要领。我事后看了范跑跑辩解的文章,发现很多说法都很有道理,也觉得他有些地方式故意走极端,以此来反击对存天理灭人欲的英雄主义的矫枉过正。如果换了是我,我就一定不会一溜烟跑出教室吗?换了那些欢快地责骂范跑跑的人呢?边跑边骂那又何妨,电话都能“行动”了,骂人还不兴“行动”?
 
然而遇到危机情况心生恐惧的就一定不能成为英雄了吗?看过两遍的《集结号》里个个都是英雄,不管是牺牲了的战士,还是硕果仅存的连长谷子地。在战地医院里,有个人来甄别他的身份,问他叫什么名字,他报了姓名。那个人就自以为是地说“人民子弟的子弟”,被谷子地一通抢白,种谷子的地。庄稼人懂什么“人民”,什么“子弟”。前些天丁学良在FT中文网上一篇文章就讨论了在新中国数十年的历史进程中“人民”一直都是个空洞的概念,至于“人民子弟”么,那就自己理解吧,反正“刀有刀他妈,客有客他妈”,“人民子弟”自然也有“人民子弟”他妈,只要你确定他妈是个“人民”。
 
“人民子弟”也有个把孬的,比方说王金存。谷子地第一次在禁闭室里见了王金存就拿他打趣,听说某某连队有个文化教员听到枪炮声就尿(音同“虽”)了,不会就是你吧?王金存一个文化人就有些下不来台,不过被伯乐调侃几句也未尝不可。谁叫任泉急着回家照顾蜀地辣子鱼的生意,出场没几分钟就被敌人的炮火炸去了半截。当上了指导员的王金存并没有继承任泉的舍生忘死,上了前线依旧胆战心惊,用起纱布来一点也不体谅纺织工人的辛苦。不过就是王金存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用略微颤抖的手记录下了整个连队所有的伤亡数字。
 
当经过了昨夜的近身肉搏,在窑洞里只剩下王金存和谷子地两个人时,王金存的腿已经不能动了,他透过沾满了尘土的黑框眼镜问连长谷子地:“连长,我没给你丢人吧。”敌人的坦克又压上来了,谷子地没有什么可载入史册的豪言壮语就走出了窑洞。王金存在昏暗之中记下了除连长谷子地,以下147名战士全部阵亡,然后拉响了炸药包,用坍塌的窑洞保存了147名战士的遗体。当时我就忍不住湿了,不是害怕得裤裆湿了,而是感动得眼睛湿了。但是谁能保证上了战场就能不湿裤裆呢?谁能否认王金存这个最不像英雄的人是个真正的英雄呢?
 
从汶河的战场回到闸北分局,我想也没有人能断言背后有刀伤的就不能算是英雄,同样刀伤都在正面也并非英雄的准入门槛。如果被评为烈士关系到家属的抚恤金,我举双手同意,毕竟在这里名份决定了福份,烈士家属能分到700斤小麦,失踪人口家属只能分到200斤小麦,人死不能复生,就算有了700斤小麦也只是个小小的慰藉。然而简单的用700斤小麦和200斤小麦的区别就来强加给我们一个经过加工、不谙人情的英雄观,我想这是难以接受的。英雄就是英雄,不管他的伤口在正面还是背面;英雄就是英雄,不管他在面对危难时尿了还是没尿;英雄就是英雄,也不管他在慷慨赴义前有没有喊过口号。已故的“超人”克里斯托佛曾经对英雄有个简单的定义,大意是英雄不过是普通人遭遇到那些普通人所不能承受的灾难、痛苦、恐惧,并且最终超越了这些之后的普通人。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