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我们都曾是花朵  

2008-07-11 00:2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道外国把孩子比作什么,中国特色的比喻是“祖国的花朵”。我从来没觉得中国人特别喜欢花朵,就算是天姿国色的国花牡丹,我长到这么大也未必亲眼见过。如今年轻人对玫瑰的熟悉程度大都是受了西方文化的熏陶,送玫瑰的和收玫瑰的人绝大多数年龄都不适合被当成“花朵”了,反倒是满大街叫卖玫瑰的大都是“花朵”。
 
较一下真的话,很多情场老手其实也未必见识过真正的玫瑰,我们日常看到的玫瑰其实是和玫瑰同属蔷薇花科的月季。月季茎杆上没有小刺,玫瑰的小刺则会扎手,而叶片也是月季平整漂亮。试想如果没有利刺,玫瑰这样女性化的花卉怎么会“铿锵”呢?《神雕侠侣》中绝情谷里的情花大概也脱胎于玫瑰,隐喻爱情的甜酸苦辣,带刺的玫瑰的确恰当。
 
那么“祖国的花朵”是不是也都带着刺呢?花园大了,什么花都有吧。不过比起当年我还在唱《娃哈哈》时,现在的“花朵”可真是了得得很,大概都是喝高乐高长大的,将来出个把既“爱国”又逃税的宗庆后也并非难事。
 
前几日去威尔士健身,进了电梯就一个小男孩和我,他回头问我,“游泳是在几楼?”
 
我这才看清楚这个大概六七岁样子的小男孩圆头圆脑,不胖不瘦,可爱的就像《功夫熊猫》里阿宝的对头残豹的小时候。“四楼。”我看着他按下了四楼的按钮,然后又回过头来问我,“那你要去几楼?”
 
原来他还想着为人民服务呢,“我也是四楼。”
 
对话本该就此结束,冷不丁他又回过头看着我说,“你的胡子好长啊!”
 
我立马感到有些惶恐、有些无奈。惶恐我的胡子都长到这个程度了(其实不过半厘米左右),连小孩子都要来提意见;无奈每天为了按时打卡,连早晨在家刮胡子都要排档期。不过这些都不足以对这个小男孩说,“是啊,我是要剃了。”电梯到站,我长嘘了一口气。
 
进了更衣室,小男孩的箱子就在我旁边,麻利地换好游泳裤,就开始嚷嚷,“我的手表呢?我的手表到哪里去了?”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戴手表呢?刚才在电梯里也没发现他戴手表啊。这时候我发现脚边有一个更衣箱钥匙,是那种可以套在手腕或者脚踝上的电子感应钥匙,我突然明白这就是小家伙的“手表”了。“在这里……”我帮他结束了搜索。
 
如果说这个“小残豹”只是很好奇、很有想象力,那么另外一个胖小子在对付大人方面已经很有一手了。胖小子也是健身房里遇见的,大概小学两三年级的样子。正在更衣室里换衣服,旁边一个大人跟他打趣,“小胖,你来游泳几个月了,有没有瘦一点啊?”
 
“没有。”回答得很干脆响亮,我肥故我在,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你游泳没有用啊!你一定喜欢喝饮料……”大人开始分析小胖的饮食习惯了。

“什么饮料?”小胖大概心中还是存着减肥的欲念。
 
“可乐啊、雪碧啊这些汽水……”
 
“为什么不能喝啊?”
 
“因为汽水里面有碳酸化合物(大人自己也搞不清楚什么是“碳水化合物”,反正小胖要知道这些还得有些年头)。”
 
“汽水我不喝的,那乌龙茶呢?”小胖格物致知的精神开始体现了。
 
“……乌龙茶也不行,反正饮料喝了都要胖……”这个大人开始有些招架不住了,赶忙转换频道,“你肯定喜欢吃薯片什么的。”
 
“薯片我从来不吃的。”小胖语气坚定地回答。
 
“那你怎么会那么胖呢?”大人想让小胖就范再分析分析。
 
“我也不知道,我就喜欢吃泡饭。”
 
“喜欢吃泡饭你就这么胖啦!”大人不相信。
 
“真的呀,我住在外婆家的时候早中午饭都是吃泡饭,我就喜欢吃泡饭。”听了小胖的这个回答,不知道外婆要批评小胖诬蔑了她,还是要表扬小胖从小就知道树大招风,夹起尾巴做人的道理。
 
说实话,那时候我也半信半疑了,莫非他的肥胖都是泡饭的碳水化合物引起的?他总不能早中午饭都是鱼翅泡饭、龙虾泡饭吧?
 
后来,我又在威尔士看到了讲话大声的小胖,手里拿着小瓶的雪碧在那里呼朋引伴,做仰卧起坐的时候手里还不忘拿着盒利乐砖的牛奶在喝。得,我算是明白了,小胖下泡饭的时候没有鱼翅、龙虾,估计也少不了鸡鸭鱼肉。
 
可爱的“花朵”也不能都是小男孩,我印象中有意思的小女孩,首推陈稼忆的女儿小严了。小严今年9月份开学读二年级。有一次她还在一年级的时候,陈稼忆一家三口和叶佳雯、胡佳蓉还有我在来福士的港丽吃饭。大概港丽摆盘漂亮、味道一般的东西只能糊弄一下大人,小孩子是不来什么虚的情调的,所以小严没几口就饱了,开始玩餐巾纸。一会儿捻成根灯芯,也不知是紫霞还是青霞;一会儿搓成一团做药丸,比济公搓得还麻利。
 
小严那么小年纪就懂得“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的道理,所以当她把餐巾纸都搞得不像样子的时候,突然提议给大家变个魔术,要求大家一定要敛声静气地看着她。我不知道餐巾纸能变出什么来,变棵树、变棵草,还是蘸点水变纸浆出来?不过看小严有点小严肃的样子,我想说不准她从哪里学到过一手绝技也未可知。
 
小严的确有些大魔术师的派头,自然地拉着她爸爸的手说,“这位先生,请来帮个忙。”然后把餐巾纸塞到她爸爸手里。至于后来到底变出了什么,如果我的记忆不差,那还是一团皱巴巴的餐巾纸。这到最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不是个魔术,而分明是星爷无厘头风格的小品。我们的掌声也就更热烈了。
 
陈嫁忆说,每次带女儿出去,她把哪里都当成主场,活泼得不行。问以前杜邦的同事,自己女儿将来长大了最适合干什么,大家一致认定适合公关事务部,真个是女承母业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我小时候有那么可爱吗?这个我不敢保证,不过极端好奇倒是如假包换的。现在我好奇的是,如果有一天我有了自己的“花朵”,他(她)会有多可爱,会有多好奇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