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与金茂无缘(下)  

2008-06-10 15:5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晃五年过去了,我又一次被不可抗拒力推到了求职的前沿。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在东方早报,从2003年2月份开始实习,直到2006年2月份离开,整整三年时间,这当中也有过“红杏出墙”,不过只是浅尝辄止。待到与东早缘分尽了,去了TOM的《全球商业》杂志。未料想《全球商业》没有给我“越轨”的机会,到了2008年3月份自己倒了。
 
得,这回找工作总不能比刚毕业时逊色吧,好歹在媒体混了五年,各色人等认识不少。认识不少自然不代表什么都能搞定,而是消息会多一些。于是接触了几家公司媒体,结果又去了一回金茂。
 
这次不是海尔纽约人寿了,而是海富通基金公司。由于陆家嘴施工,最靠近金茂的地铁口封闭,于是我又重温了五年前“所见非所得”的绕圈经历。那天是个周五的下午,我在填完表格等待时,看到一个个海富通基金的员工兴高采烈地带着大包小包出门,食品、羽毛球拍,脸上的神情分明是去团队活动。整个公司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还要留下来给人面试的员工也许会有些心不在焉吧。
 
第一个是个男的,30多岁样子,中等身材,说话和气,看我简历上写在东早待过,就聊到了肖莉,这几乎成了我之前采访基金公司所必经的话题之一。我也常说,2006年基金业的春天来了,所以肖莉在东早的春天也来了。谈得差不多了,他让我写篇基金公司惯常在报纸上发的软文,一半是投资者教育,一半是推介产品。
 
没二话,在他给我的A4纸上码了起来。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又来了一个女的,跟男的差不多年纪,似乎是营销部的负责人。心不在焉的看看A4纸上的文章,又看看我的简历。说我大概对基金没什么了解吧。我说我也不能说我自己对基金有多了解,但是在杂志做理财栏目两年了。“这本杂志好像外面没怎么看到过。”大约以前工作的媒体不为她所知,那么这个人所有的经历都被连坐得可疑,这个女人又漫不经心地说,“我从东早创刊就订了报纸,好像没看到有什么财经新闻。”
 
一再隐忍的我总有些不爽,“不,东早从创刊第一天起就是以财经新闻为特色的,每天48版当中有16版是财经新闻。”

她大约没有想到我会抢白,就给自己打圆场,“反正没什么引人注意的财经新闻。”当然,如果你把写的严肃地财经新闻当成政论,把写的活泼的财经新闻当成娱乐,那么东早可以算是没有财经新闻了。不过谁知道她是不是只看东早的文化娱乐版呢?还好她聪明的没有提起肖莉,不然肖莉每天在东早写一个整版的基金,这些算是娱乐?
 
“那你觉得财经记者和其他记者有什么不同?”
 
“一般来说,人们会认为财经记者的门槛比较高一些(虽然我自己也不以为然)。”
 
她轻蔑地笑了笑,“有什么门槛?”
 
“比如要懂得一些术语,很多东西不能像娱乐体育那样凭主观感受去报道。”
 
她又看了看表格,有些不耐烦地说,“我坦白跟你说,你的资历是很薄弱的,没有证券从业资格,你知不知道基金公司每一个员工都需要通过这个考试?即便进了公司考不出来是不能留下的。”
 
“那没有问题,做记者本来就是个不断学习的过程,比方说我之前写钢铁行业的报道,也是从不懂到懂。”我想如果猎头公司发给我的JD上写了入职前必须有通过从业资格考试的证书,那么我也不会来了。这五年金茂少说来了二三十次,我再也不会为了看风景来浪费时间了。
 
“但是你不用写怎么炼钢啊!”她可真聪明,知道我不用写怎么炼钢。原来做财经记者写什么行业都是软文,拿来统发稿加个“本报记者某某报道”就行了。去基金公司就不一样了,每天上亿元资金进出,岂可儿戏?可我面试的是媒体经理职位,又不是基金经理?再说了,像那样在6000点拼命买进,在4000卖命砸盘的基金经理也许跟我这个不完全的趋势投资者也差不了多少吧。
 
自鸣得意之后,她又问我为什么离开原来的公司。我据实相告关于杂志关张的事情。这时候她自以为聪明地问道,“可是东早不会关门啊?”且不说她的语气不够有礼貌,就是这个逻辑也经不起推敲。
 
首先,我工作的杂志隶属于TOM集团,杂志倒了,TOM集团还没倒,至少现在还没倒。那么看看东早,东早还在,可是东早曾经办过的《全球财经观察》杂志早没了,《欢乐城市周刊》也夭折了,在这两个刊物工作过的人有后来成为我同事的,也有另觅出路的。这样看来东早并非不会倒,至少东早旗下的刊物并非“平型关大捷前的皇军”。
 
其次,不知道谁找工作之前会花时间精力去研究这个公司是不是会在将来某一天倒闭,套用凯恩斯的预言,从长期来看企业总是要倒闭的。远的不说,近的看看贝尔斯登,多牛鼻的投行,丫儿的让还不起房贷的小老百姓给逼死了,就算给收购了,该裁的还不都得裁了。难道在贝尔斯登上班的那些爷们都该去东早财经部打工才算踏实?
 
不太愉快的面试结束后,她指了指大门的方向就走回自己的办公室了。还好,她只是我接触过的第四个海富通基金的员工,不然我一定会对这家公司产生消极的印象。当年在浦东期交所对面的餐厅吃饭时,认识了第一个基金界人士,正是海富通的固定收益分析师邵佳民,现在已经是固定收益部总监了。不过换过名片,我也不知道固定收益分析师是个什么的干活,海富通基金是个怎么样牛鼻的公司。只记得邵佳民话不多,看上去为人忠厚。
 
去年,在理财博览会上又认识了海富通的高级市场经理陆庆,我跟他换过名片正在寒暄,一旁走过来一个青年报的记者,“你是海富通的人吧?”
 
陆庆赶忙跟他换过名片,不料那个青年报的记者竟然无缘无故发了狠话,“我找到机会一定要写你们的负面报道。”
 
我虽然只是旁观者,但也多少觉得尴尬,之前抱怨采访公司的记者很多,不过到了当面呵斥的程度的似乎还没遇到过。不过那个记者还是有理有节,只是抱怨“你们公司管公关的那个女人”怎么怎么……
 
待他走了,我向陆庆解释了媒体对企业产生误解和敌意的主要原因,并非我对海富通有什么特殊的好感,只不过陆庆的举止实在让我很难想象青年报遇到的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人?时隔数月,我大概有些明白了,一个不知怎么跟媒体保持良好沟通的人,对面试者自然也不会顾及言谈举止是否得体妥贴了。
 
再一次作别金茂,虽然结果跟上次一样,但是我至少知道若想去基金公司做媒体经理,至少需要考个证券从业资格,不能让基金公司的前台给比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