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菜饭  

2007-05-29 00:3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知道阿膘的事情吗?”老丹一个电话没头没脑地问我。
 
“阿膘要结婚了?”我自己都觉得这件事不靠谱,阿膘要是结婚怎么能瞒着我们呢?
 
“不是好事情,是他爸爸走了……”
 
沉默,这样的事情总需要沉默来留出间歇让自己的心理有个准备接受耳朵听到的。
 
“怎么会?”我想这个比阿膘要结婚更加不靠谱。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我是发短信叫他吃来吃饭,他回我说爸爸走了,过后再告诉我详情。”
 
放下电话,我还是觉得挺不可思议,虽然我跟他爸爸见面不会超过5次,但是始终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我想起前两年一次杜莹莹过生日,辣子在饭桌上说道自己爸爸不久前去世了,让我这个跟他高中三年关系平平的人也觉得他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辣子住在嵩山路的“太监弄”,忘了始作俑者是谁,不过前些年就住在辣子家弄堂旁边的阿膘多次纠正,这里原来是法租界的巡捕房,“警察弄”才对。我去苏州观前街游玩时,才知道“太监弄”其实在那里,是为皇帝采购监制苏绣的太监们住过的弄堂。上海有哪门子的太监?
 
验明正身的“警察弄”旁边就是东风中学,我们高中时曾经有某些学科的会考就是在那里进行的,也因为会考我才会与阿膘的爸爸有过一次短暂的接触。
 
那天考完已经是中午,大家就用去阿膘家放松放松,阿膘家不像后来的丹吧,鸡尾酒是没有的,提拉米苏也是没有的。打牌时预备的不过是几桶饮用水,输的人就来上一碗,因为不限制放水,所以算不得残酷的惩罚。
 
那天中午却有菜饭,阿膘的父母都在家。我记不清我们一共有几个人,也许有老丹、夏总、杨鸟、辣子,阿膘爸爸看到一群辘辘饥肠的人上门,自然知道这锅刚出炉的菜饭会有什么命运,似乎除了菜饭还有罗宋汤,这也算是比较经典的中西混搭组合。正处在发育阶段的男孩子胃口一个比一个大,不一会儿锅里的菜饭就见底了,阿膘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兴许他自己都没有吃饱呢。
 
那次除了进门跟阿膘爸爸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没说什么话,一直以来我很不擅长与同学的父母交流,所以后来再去阿膘新家时,见了面仍是干巴巴的招呼。有一次阿膘跟我说,他爸爸评价了一下去过他家的几个同学,我是属于“豁不出”,上海话里的意思就是比较内向,不大方,可能做事过分谨慎小心,不够洒脱。
 
现在看来这个评价也是比较到位的,虽然做记者要“八面玲珑”,但是我始终达不到这个要求,基本上是本色演出,只有见到契合的人才会比较放松。这就是我对阿膘爸爸不多的记忆,当听到老丹转述的这个消息,我在惊讶之余只是想到了这些。
几天后我和老丹去跟阿膘见了面,老丹说了些宽慰的话,我说他该积极地面对这件事情。
“怎么算是积极呢?”阿膘问。
 
“你和你妈妈好好生活下去,这是他希望看到的。”
 
“也许吧。”每周都去教堂礼拜的阿膘说,“也许天堂物流公司缺少一个人手管理呢,所以就把他叫去了。”
什么都有可能,只是我们要把后面的路走好。小时候看动画片《一休和尚》时,一休师傅说过的一句话,大意说世间万物,一切有形的东西都会破碎。花瓶也好,生命也罢,包括盛菜饭的碗,只是那菜饭却已经成为了无形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