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码字的幸福(五)  

2007-02-22 22:02: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的天安门自有一番风韵,踏着太庙里的积雪,一路拖着行李找到了文华宫,世界自然基金会在北京的办公室。
 
生在南方的人,能够亲眼见到这样的大雪机会并不多,可能贺老就要笑话我,没见识过燕山飞雪大如席。中国地域太辽阔,免不了吴牛喘月,蜀犬吠日。偶尔能够遭遇这样的大雪也是出差的意外收获。据说这是北京冬天第一场雪,本来是一个很严肃的陈述句,但是因为被誉为“民工歌手”的刀郎那首流传甚广的歌曲,就添上了些搞笑的意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刀郎就是“民工歌手”了,又为什么没人说阿杜是“建筑工歌手”?
 
彭磊在文华宫里的一个小会议室接受了我的采访,跟我照片里见的不一样,当然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问题是后来看了摄影记者给他拍的照片,我就联想起香港这几年已经拍得得心应手的黑帮片,白色的雪景,红色的砖墙,黑色的大衣,还有彭磊纹丝不乱的分头,如果能有支来复枪什么的……扯远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世界自然基金会是在非洲反对来复枪的,在中国他们也有不少活要干,比如保护大熊猫、扬子鳄等等。
 
然而彭磊在北大学的是历史和经济,因此从表面来看他是他们组织里的异数,事实上他自己也感到其他同事并不太明白什么是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什么是社会企业家。说实话,我原来也不明白,不过聊着聊着就有些头绪了。
 
我跟彭磊说,在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网站上作了“生态足迹”的测试,我说结果是我现在的生活状态需要消耗的资源乘以全体地球人的数量的话,那么就需要2.3个地球,虽然我不开车,所以其中有一道关于开车的选择题我的分值应该更低。自从跟沈铭峰居士聊过以后,我已经有些清心寡欲的意思了,现在作了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测试,更加决心走上集约化的道路。
 
其实要说保护环境可以从很多小处做到的,但是很多人会以为只有给保护区捐钱或是做环保志愿者,可是我现在才知道我妈早就是一个环保者了,若干年前她就在我们家抽水马桶的水箱里放进了两个小汽水瓶,而且我们家对“中水”的利用也几乎完美,相信这些经验也是很多主持家务的妈妈烂熟于胸的。
 
还有就是我每次去长乐路陕西路的红房子上班,能走就不坐电梯,也只有五楼,就是步行也不过两分钟。可是周日去办公室却因为走道门锁着,我只能再下去一楼坐电梯。保护自然环境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牢记着这点。
 
从中午十二点跟彭磊聊到了下午两点,眼看着离回沪的航班只有一个多小时了。我匆匆告别,就从劳动人民文化宫东门穿到街上打车,地上的积雪有些已经化了,跟泥土掺合在一起,脏兮兮的。
 
在车上,司机问我航班几点,我说三点三十五分。他劝我以后早点出门,我想那么大雪,航班还指不定延误一会儿呢。到了机场证明男人的直觉有时候也是很准的,发登记牌的小姐很遗憾得告诉我,航班没有延误,而是彻底就取消了。得,好一招斩草除根,给我换一班航班,我还要千恩万谢,可是这换的航班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到,虽然登记牌上写的是六点五十五分。
 
所有在航站楼因为各种客观的、主观的、宏观的、微观的原因造成航空公司地勤小姐遗憾、抱歉,而自己只能无聊地飞苍蝇的乘客都应该去读一本书——《空港浮生记》。比起人家在航站楼打持久战,我这点时间眨眨眼就过去了。
 
不过我眨了不知道几次眼睛,其间还吃了一块足有三四个小房子牛奶体积大小的巧克力蛋糕和一瓶水。因为那天满楼尽是误机客,候机楼的座位几乎都被坐满了,好不容易在一堆重庆游客当中找了个座位。基本上那几个小时,我就重复做着啃蛋糕——喝水——玩电脑(直到没电)——听MP3(直到听腻)。
 
蛋糕和水都没了,我几个小时不挪窝,也得开闸放水,用小学课本上写葛洲坝还是刘家峡那篇的标准用词是“泄洪”,我现在还能隐约记得我和陈老师去小学食堂边的厕所,他嚷着“泄洪”的情景。正常人要放松个把括约肌并非难事,难的是厕所在五十米以外,要带着所有家当走,回来座位可能就没了,没了座位后面还指不定要等多久;不带上家当又担心失窃,要是采访纪录也丢了,我这可是欲哭无泪了,还不如在天上遇到强气流呢。
 
我寻思着周围几个重庆游客不像是《天下无贼》里的掏包网旅游团,虽然那语气让我想到《疯狂的石头》。人生就是一段冒险,英雄汉不能给一泡尿憋死,这两个命题的内在联系是英雄汉可以冒险试试到底会不会给一泡尿憋死,但是我肯定不是英雄汉,所以我冒的险是留下拉杆箱就去“泄洪”了。
 
冒险归来,一切安然无恙。我就这么等到八点半才广播登机,我赶忙扒完机场人性化发的晚饭。上了飞机,国航也很人性化,知道我们等得久了,免不了一肚子怨气,就只能用餐食来拉拢我已经胀得不行的胃口。我猜想机场的晚饭跟那块巧克力蛋糕估计还没在胃壁里混熟,又有东西来参合可能会闹将起来不好收拾。于是当空姐推着车问我鸡肉牛肉时,我对她说我不需要。
 
她就露出些惊讶的神色继续问,“那餐盒呢?”
 
我想那种表情似乎是我伤害了她的善意,也是对国航的食品供应体系的不屑,更是对这家中国唯一能够挂着国旗标志飞行的航空公司的不敬,如果因为我的拒绝给空姐造成心理阴影,进而怀疑这鸡肉还是牛肉,其实都不怎么样,这是作孽。好歹我有同学也是她们同行呢,“好的,谢谢!”我只能这么回答。
 
如果有兴趣做“生态足迹”的测试,可以去看看http://www.wwfchina.org/ecofoot.shtm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