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第一滴血  

2006-07-25 10:4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一共流过五滴血,我也记不清楚观摩过几次,不过现在扮演兰博的史泰龙似乎过气过到都没几个人认识他了,跟施瓦辛格相比真是天上人间。昨天我也流了第一滴血,不是为兰博,是为篮球,而且还是在我的主场,当然让我流血的人也是在主场。

以前流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为了篮球还是第一回。当何晓鹏的肘子与我的下巴亲密接触时,我只觉得下巴一闷,立刻感觉了一下牙齿有没有松掉,还好没松。不过当我在几秒钟后再拿到球准备在罚球线舒舒服服投篮时,我手上竟然有血迹,老丹、阿膘都围上来看,完了,下巴被撞破了。

虽然血出得不少,但是我也不觉得有多严重。作为复旦医学院科班出生的老丹,他立刻指出了事态的严重,“我看你这个伤口要缝合的。”

我有些不屑,心想人肉撞人肉能有多厉害?不过是蹭破了皮。于是老丹拿出手机给我下巴拍照,这下好了,只看到鲜血淋淋的图片当中有个黑漆漆的伤口,这个……总之让我觉得挺恶心的。

何晓鹏骑车给我买了创可贴,老丹帮我贴上去,我就乖乖地坐在一边看球,阿膘也下场来陪我聊天。

原以为我安安静静休息一会儿就可以有所好转,我对我的血小板一向是很有信心的,然而在近七点,我们回家的车上,我发现下巴并没有停止流血,这下我又有点慌了,难道真要动针线?

晚上九点,阿膘陪我来到整形外科相当有名的九院,挂了个急症。在护士台问讯时,护士饶有兴味地看着我们说,“今天怎么都是下巴磕破?现在医生正在里面给一个小男孩缝合呢。”

好吧,看来今天是磕破下巴的黄道吉日,我也不该觉得孤单。坐在整形外科诊疗室外面,我看着周围一个个脸上带着痛苦或是茫然神色的病人,一下子又感到了人生无常,生、老、病、死、求不得、冤家会、爱别离,人生七苦,苦海无边。

正对着我们的是配电房,房门上写着“配电房门口禁止堆物”,的确,门口没有堆物,不过担架上躺着个输液的人。就在这样一条充满不安、恐惧、忧虑的走廊,我也不由开始担心自己的下巴会遭受多大的痛苦。

仔细想想,何晓鹏的这一肘未尝不是我种下的因。当年在上大北门的篮球场,我拿住了球,忽地站直身体,准备倚着背后的防守者投篮。不过球还没有离手,我的后脑勺已经重重撞在了何赛杰的嘴唇上,就是他在背后防守我。

顿时,他的嘴唇裂开了个不小的口子,鲜血止也止不住。那天我把他送到了校医院,医生给他缝合时,我成了助手,托着他后扬的头,眼看着医生用弯弯的“鱼钩”和细细的“鱼线”来缝合。一针一针的扎进嘴唇里,带着线从另一个地方破土而出。后来我已经不忍心看了,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好好做我的手术助手……
这次是我,不过不用阿膘捧着我的头,我自己躺在无影灯下,就好像一块待分割的五花肉。如果是阿膘在上面,那就是待宰的羔羊,因为他是上帝的羔羊。

“男子汉大丈夫,不要怕。刚才那个小男孩,六岁,下巴缝了九针也没哭。”医生开始给我心理暗示。

其实就算小男孩哭得死去活来,我也不不能哭,何况我只缝三针呢?当我还是小男孩的时候,做手术也从来没有哭过,也害怕,也痛苦,可就是没有哭过,不过我知道不是我泪腺有问题,因为曾经为《勇敢的心》哭得一塌糊涂,那时已经是读大学了。

“打麻药会有点疼。”医生先给我打了针预防针说。不过有了这个预防针,打麻药时还是他妈的疼,针尖没准已经钻到了我下巴的骨头里了。

“现在伤口还疼吗?”医生几乎立刻就问。

有那么快吗?我简直不敢相信。不过他触摸我的伤口时,我的确不觉得疼了。一般在这个时候是不能充好汉的,疼也喊不疼,那么待会儿真动起手术来,疼死了也是活该。不过也不能不疼喊疼,不然加大麻药剂量,变白痴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总之记住毛主席的那句话,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做老实事吧。至少在手术台上要这样。

开始了,我已经感觉到了针线牵扯到我下巴上的肌肉,心里盼望着他的动作越轻柔越好,其实就算他不轻柔,被蒙面的我也看不见。

不是说就三针吗?怎么没完没了的,我想也不好催他,不然他把我缝合得歪歪扭扭,岂不是损失惨重。反正手术前他承诺,用进口的线和内置的缝合方式,基本上愈合后什么也看不见。好吧,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听医由命了。

靠,开始疼了,而且是非常疼,我怀疑这针五角钱的麻药,效力来得快,去得更快。也好,这样对我肌体的影响就会很小。不过那种被钓鱼钩钩住的感觉,可真不是好受的,我发誓,我以后不去钓鱼,鱼儿的痛苦我已经亲身经历了。

好了,终于好了,我还不至于疼到汗湿了手术台,不过还是有点心有余悸。临了,医生说,“那个组织粘合剂一般一周到两周会脱落,如果提前脱落了,你就打电话给我,还有出现炎症也打电话给我。”

我想最好别出状况,不然还要再来一遍,我可要崩溃了,那个“人肉百粘胶”的价钱也实在吓人,五毫升一支就要219元,比俊士的眼霜还贵,但却只能用一次。

就这场的破纪录的篮球花了七百多块钱,如果平均每针二百多的话,我这个下巴的针线成本可跟LV的包包有得一拼了,可不是襄阳路的LV哦,是恒隆的LV。

下巴快点好吧,阿门!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