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坐在马鞍上  

2006-07-02 22:3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久以前,中平说自己跟朋友去青浦骑马,乐趣无穷的样子。我不以为然,一则根据小时候去动物园的经历,马匹都是臭烘烘的;二则也有些害怕掉下来,落得个林美人的下场还不算太糟,被马一脚踏在脑门上可不是好玩的。不过现在我发现只要不被踩脑门,骑马其实还是很有趣而且很有益的运动,也对古往今来生活在马背上的人们产生了虔诚的敬意。

行程从静安希尔顿酒店大堂开始,仓似之等齐了阿膘、陈吉吉和我三个人,就加入了大部队。大部队的主力都是希尔顿的职员,而且清一色都是女子。我这才明白仓似之让我找几个男子的原因。希尔顿的Helen似乎就是这次活动垂帘听政的组织者,她在车上建议男生不要跟男生坐一起,女生不要跟女生坐一起。

陈吉吉听后大喜,但是却也没挪屁股。结果Helen的建议应者寥寥,这不都是东方人吗?含蓄着呢,何况我还在《东方早报》干了近三年。不过同去的两个美国男子也无动于衷,这可不是入乡随俗,而是Helen忘了交传一边。

待我们四个在大巴后坐定,上来一个高挑清瘦,斯文儒雅的年轻男子,他倒也不是特别引人注目,而是因为他还带了一条拉布拉多犬上来。我一般对狗狗都不敢太靠近,因为吃不准它们什么脾气,以前老房子只养过猫。

可是冥冥中,注定了我会喜欢这只狗狗,跟我曾经为《再见了,可鲁》感动得一塌糊涂并无太大关系,只是因为那男子唤它,“Gucci”。顿时,阿膘、陈吉吉又乐开了怀,每每提醒我Gucci爸爸刚给它发了什么指令。

我发现三个月大的Gucci并不太适合做导盲犬,因为好奇心很强,喜欢在车里兜来兜去,不过脾气很nice,生人逗弄它,它也不恼。最让我吃惊的是它在整个活动过程中竟然都没有吠过一声,真是只内向的狗狗啊!因为狗狗Gucci已经成为了车上的明星,于是我这个Gucci也不用跟不相识的女子同坐搭讪了。我想起来以前看到一个公关在msn上的签名:“新英格兰人的特征之一就是热爱动物,但跟人处不来”。也许现在已经不只是新英格兰人了。

很快到了南汇的辉煌马场,看着高头大马心里可真没谱。于是跟其他三个男人都在旁观摩,预备着第二批上马。一圈一圈,波澜不惊。正在审美疲劳之际,前边走过一个四岁的小姑娘,顶着成人的骑马防护帽,戴着副小墨镜,那个造型可爱至极,同行的几个都想跟她合影,她妈妈也同意了。让我意外的是,这个小姑娘跟Gucci一样乖,陌生人抱着她合影,她也不哭也不恼,哪怕阿膘把他抱得不太舒服。

第一批骑到一半,突然下起了阵雨,风势也不小。即便如此,也没有让大棚下面的陌生男女互相熟悉起来。我跟阿膘、陈吉吉在那里海吹大元帝国在马背上的雄图霸业,仓似之则跟美国男人唠嗑。

我前些天正好重温了一遍意大利拍摄的电影《马可?波罗》,当马可抵达甘肃时,当地的大汗为他们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看着蒙古人的精湛的马术表演,激烈的摔跤博弈,马可欣喜不已,突然他发现不远处一个青年男子正露天坐在一个马鞍上,一动不动。他不解地问大汗这个人在干什么。
大汗大笑起来,告诉马可这是蒙古人的风俗。如果青年男子看上谁家的姑娘,那就拿一副马鞍坐在姑娘家的帐篷外,直到姑娘走过来答应接受他,不然他就这样一直坐着不走。

由此可见天下痴情的男子都会做一些可爱的傻事,就像歌德说过的“世间哪个男子不善钟情,哪女子不会怀春?”在马可的故乡威尼斯,男子会用什么来拨动姑娘的心弦呢?要知道在十三世纪现代小提琴还没有被发明呢,那么男子们也就不会因为在姑娘家阳台下小提琴拉得太糟而被泼上一盆凉水吧!那时大约也没有提拉米苏,擅长此道的老丹能在当时成为颇受欢迎的大众情人也未可知。

扯了半天,轮到我们上马了。开始可还真紧张,生怕被来个下马威。但是我的马还挺听话,虽然有一点点小懒惰。不过最后我从初始时的排名第五,到结束时已经排在第三了,我的马儿就这样不动声色地超了陈吉吉和一个老外。

不过雨后的场地意外不少,一会儿有姑娘落马,一会儿仓似之的马儿状态不佳停住不走了。我看着阿膘白色T恤的背后被他自己的坐骑后腿溅起的泥浆弄得成了斑点狗,我本来还幸灾乐祸,一会儿前面那匹马的尾巴就把雨水甩到了我的眼镜上。最后一圈我的马儿也用后腿把我变成了斑点狗Gucci。下马后发现膝盖内侧和脚板有些酸麻,因为刚才一直保持着紧张状态,有些血流不畅,但是心情很舒畅。

我跟阿膘、陈吉吉没带替换衣服,都怨我没仔细看行程安排,只能肮脏的跟着沐浴更衣的大家去宛平南路上的金津咖喱吃饭。小桌子拼起来,男人一边,女人一边,还没坐下我就觉得怎么像谈判,先是板门店朝鲜半岛停战协定,后来又跟身边的阿膘扯到普兹茅斯协定,顺带评论了一下日俄双方代表中的帅哥。

第一次吃到五颜六色的咖喱,绿色的咖喱鸡也没有想象中恶心,但也不是《浪漫樱花》里郭富城吃到的一整只的绿色咖喱鸡。对面一个Hilton的姑娘说起自己读书时就吃遍上海滩的各式咖喱餐馆,有不少咖喱经传授。不过没传到几分功力,对面姑娘就要换位置了,也许这也是Helen安排的吧,就像传说中的八分钟约会。

有个《中国日报》男子起身发名片,一大刀,准备得很充分。这下阿膘和陈吉吉又怪我没嘱咐他们带好名片了,我自己的盒子只能装十张,只够一小半人的,所以也就不想拿出来惹起纷争,可是还了一张给《中国日报》,这下就暴露了储备,最后只能弹尽粮绝。

其实有的时候发名片只是为了敷衍时间,敷衍尴尬,绝大多数人拿了名片就忘了你是谁了,我也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拿了别人名片就往盒子里藏,生怕谁来抢似的。结果跟人家搭讪几句又想起还没看准人家姓名职位,只能再拿出来瞥一眼。

总体来说活动不错,有不少值得借鉴之处,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嘛。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