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体检  

2006-06-28 21:1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不到体检两次,不是因为自己不行了,也不是因为投了巨额的人寿保险,只是正好公司的年检和我的入职体检相距不过四个月。多体检也没什么坏处,只要对医院没有心理恐惧,不过喜欢医院的人确实非常少。

每次体检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检查视力,视力不好的人大概都这样。我的视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好的呢?似乎是初三,那时配了生命中的第一副近视眼镜,塑料黑框的,号称“熊猫”,当然也可以美化为“斯文”,挺靠谱的,本来我就不是粗野的人,就像我的名字赋予的寓意一样。

“斌”这个字表面看来是文武双全的意思,其实另有深意。“文武之道在乎一张一弛;张而不弛,文武不能也;弛而不张,文武不为也”,这里的文武说的是周文王和周武王,意思他们懂得张弛有度的治国方略,我呢也因为这个名字的鼓舞,很懂得该偷懒时就偷懒的道理,往上说就是可持续发展。

“斌”也是“彬”的通假字,后面这个文质彬彬大家都知道,可是大多数也不知道文质彬彬的原始语境。“文胜质则史,质胜文则野,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说的是人的修养,“文”就是外在的仪表谈吐,“质”就是内在的学识涵养,外在胜过内在的,人就显得浮夸,反过来就“野”了,就是让别人觉得不修边幅不顾细谨。那么内外兼修,两相平衡,就是彬彬有礼的君子了。然而现在温柔敦厚的君子并不是主流,主流也许是“加油,好男儿”里的那些个吧,他们不但温柔,而且脂粉味十足。

爸妈给我起名的时候不会想到那么多,这都是我后来有了点文化,自己去“附会”的。每个孩子诞生到这个世界上,大多都会被赋予美好的期望,我也是这样一个吧。但是也跟其他许多孩子一样,出生那天也就必须开始承受苦难。

“现在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韩自明教授对旁边观摩手术的医师们说。

我的视线里早就只有一片纯净的金黄色,那是常人无法体会的,一切的聚焦、曝光全都失效了,我的“相机”只能任由那金黄色涌进我的眼底,因为我的“相机镜头”已经被拿走了,而且一个我现在都不知道长什么样的器具阻止了上天赋予我随便眨眼的权利。

“相机镜头”是角膜,我的已经成为圆锥形的屈光不正的角膜,另一个就要来了,一个来自连云港的死刑犯的馈赠。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犯下死罪,也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对了,我甚至不知道他是男是女,然而我就这样老实不客气地接受了他的馈赠,一份影响我一辈子的礼物。

韩教授依然有条不紊地操作着,我当然看不见,他却看得很清楚,因为在我和无影灯之间还有先进显微镜帮助韩教授一针一针地缝合,“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也是这样一种饱含技术和情感的手艺吧。

“现在是三点钟。”韩教授说,几分钟之后他会把时间改成六点钟。因为这是说在我角膜上的主要缝合线的方位,角膜就像一个钟表的圆盘。等到三、六、九、十二四个地方都妥帖了,他就开始在剩下的部位继续下针。我知道按照国际缝纫标准,每英寸的针数为两针到九针,而LV都是九针以上的,所以它成为了奢侈品,那天以后我的眼睛也成为了我的奢侈品。我当时曾经在心里起过一个现在看来有些可笑的誓言:以后谁要是伤害了我的眼睛,我就一定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这段长征大约走了近三小时,我的眼睛还沉浸在麻醉中不知疼痛,但是后脑勺已经很疼了,因为手术床是硬的,而我不能随便乱动,手被象征性地绑在床两边,全身蒙在一件只有眼部露出的白色病服中,这样医生在手术时就不会因为病人漂亮而看得走神,也不会因为病人丑陋而马虎了事吧。

“吴斌,感觉怎么样?”韩教授又叫错了我的名字,虽然我的姓也是U韵。不过我很庆幸成为了韩教授最成功的角膜移植术的受益者,一度术后的裸视力达到了1.2,把给我检查视力的李医生都吓了一跳,还以为我背出了视力表呢。

可惜我真的背不出视力表,所以在九年以后的体检中,我只能遗憾地告诉护士小姐,我看不清楚她指给我看的符号,虽然我还能看清护士小姐长得很清秀。

在另一个房间,滑腻腻的B超探头窥探着我的肝脏、脾脏、肾脏,一位能让我叫他大伯的医生边看边高兴地对我说,肝脏很好,脾脏很好,肾脏也很好。好吧,谢谢,谢谢你告诉我我很健康。也谢谢九年前的手术彻底改变了我的健康观。

晚上在蒙特卡洛吃饭,上有敦晖君说他当年在盛大体检时,每个男同事都是脂肪肝,他也不能幸免。我想他们都不太珍惜自己的身体,哪怕是为事业打拼,也还是要记得可持续发展,不然到头来也是竹篮打水。

“没办法,公司里吃的东西没办法很健康,还有些应酬。”上有敦晖君解释说,而且他现在也开始健身了。

“我应酬也不少啊,这都需要自己克制的。”我想,什么都要付出代价,健康需要付出节制的代价,放纵也会付出健康的代价。“每个人一生下来就是往死里过,我去健身并不求长寿,只是为了保证生活质量,至少能让我在活着的时候生龙活虎。”

没准哪天遇到个意外,我死得比上有敦晖君早几十年,可是我觉得也值,我的那些肝啊、脾阿、肾啊也许还能影响别人的终生。“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我只要今天健康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