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哥们儿找乐  

2006-05-02 23:4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爸老妈步我后尘去了崇明,于是我就有了两天完全自由自在的生活。我们家没住在纽约,所以不会有小鬼当家的出奇故事,俺的五一从徐若萱的《恨恨爱》开始,里面那首《王子变青蛙》的意境估计能把格林兄弟逗得活过来。

 

收到几位同志们热情洋溢的祝福短信,虽然感激但也提醒我这是一个战斗的节日、劳动的节日,得,劳动在前,享受在后吧。花了两个多小时码了篇2500字的稿子,刚合上笔记本电脑,我就迫不及待地拿出两张DVD——《芳芳》和《走出非洲》。

 

在有些年头前看过的《大话西游宝典》上,把《大话西游》和《芳芳》并称为北京盗版碟市场上长卖不衰的两大经典影片。在俺眼里苏菲?玛索自然算是一等一的美女,不过星爷却是那个在我心里留下一滴眼泪的人,直到今天那滴为了紫霞留下的眼泪似乎也还没有干涸。

 

虽然《芳芳》我曾经看过一遍,但是这次中间来了夏总,情形又不一样了。“怎么法国人也有叫芳芳的?”夏总坐在旁边,边缠着俺下饺子给他当午饭边提出这样高难度的问题。

 

他的理由是羌饼以前追过一个女人也叫芳芳,那个芳芳自然不及现在画面上的漂亮,只记得跟她一起打过篮球,下手还是挺果断的。

 

“你们家能抽烟吗?”夏总看俺没心思给他下饺子。

 

“原则上不行,你看烟灰缸都没有。”

 

“那就是实际上行的啰?”

 

“实际上也不行。”

 

“那我肚子饿了,你不下饺子,又不让我抽烟怎么行?”

 

“你吃香蕉吧,耐饥食品。”

 

“我早饭就吃的香蕉,不吃香蕉了。”

 

被夏总这么一闹,《芳芳》也看不好,俺想要不晚饭就出去吃得了,省几个饺子打发了夏总。

 

吃完饺子,夏总自己剥了根香蕉,原来他在乎的先后秩序,不是不待见香蕉。

 

看完片子去老丹家,老丹妈殷勤好客,给我们一人一碗海鲜炒面,把夏总给满足得不行。眼看快到晚饭时间了,我翻完了老丹新买的一期《男人装》,看着河莉秀的专访乐不可支。记者问她,你要嫁给怎么样的男人?她说不抽烟,不打女人,懂得爱护她。记者说这样的男人在《男人装》的读者里一把一把的……我想也是啊,我不就是一个吗?

 

这下是老丹笑了,“那河莉秀要是选你,你会跟她在一起吗?”

“为什么不呢?”我说,“金星就不行,在她身上还能看见男人的影子,河莉秀可不就是个女人吗?”

 

就像她自己说的,除了不能生孩子,我就是个正常的女人。女人不能生孩子可多得去了,有的能生也不愿生,所以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能生孩子的女人也还是女人。反过来,能干女人事情的男人也还是男人,在《兄弟》下集里当李光头对着刘镇的妇女们炫耀他哥宋刚给他织的前程远大毛衫时,揶揄着说,“你们这些女人都会干什么?瞧瞧宋刚的手艺,他就差不会生孩子了。”宋刚要是能生孩子,也还是个男人呀,就像他隆胸了也还是个男人。

 

临走前老丹让我做了一个英文的心理测试,结果出来我心理13.33%偏向于MALE,他姥姥剩下的就都偏向于FEMALE了。“嘿嘿,我做出来也是偏FEMALE,不过才60%多。”

 

得,这个测试一定有问题,我可以接受河莉秀,可没说自己要变成河莉秀啊。与其作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还不如做个生不了孩子的男人更好,不是男人比女人优越,而是我已经习惯扮演男人了,有些角色需要一生一世去扮演。

 

赶到西提牛排时间正好,陈老师已经在等座位了,我给他跟老丹互相介绍了一下。不一会儿高中毕业以后就再也没见过的同学周蓓出现在我们面前,还有她身边颇为老沉的男友。她说她在花旗上班,我想以前读书时没看出来班里会有这么多金融人才啊,这要是让班主任程宏知道一定开心得合不拢嘴了。

 

做人自然要为社会发光发热,不过在人家情侣温情脉脉吃饭时去做灯泡显然不太厚道。所以我们四个男人跟周蓓他们远开八只脚坐下。

 

这次我点了马德里波切生牛肉的沙拉,配合碳烤西班牙羊排的主菜,算是顿拉丁风格的晚餐。可惜现场没有拉丁舞表演助消化,要是阿膘也在就可以来段恰恰怡情了,不过他那双曾经光可鉴人的舞鞋已经不知去向,可能会影响发挥。

 

当年他学恰恰时,我在操房后面跟着乱扭,再看到前面的群魔乱舞没让我笑

得岔气,所以后来我也有了自知之明,凡是有小姑娘要学拉丁舞找我同去壮胆都被我拒了,她们不知道其实拉我去拉丁餐厅壮胆我倒愿意奉陪,哈哈!

 

饭间论及最近很IN的闯红灯被抓事件,夏总自称被抓了也拒不认罚,而且还要指正民警的敬礼是否标准。“好,待会儿我们就看你去闯红灯,到时候让民警给你多敬几次礼。”

 

我的建议得到了老丹和陈老师的支持,不过夏总却显得没什么表演欲望。“他性欲上来了。”老丹在夏总中途离开之后说。我们嘿嘿笑起来,在读完《兄弟》之后,我跟老丹都觉得夏总就是李光头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个变体,所以这句李光头的名言套在他身上也八九不离十。

 

剩下三个人决定去永嘉路高安路的魔砚,这个我曾经在一年前去过一次的酒吧装饰得像是敦煌莫高窟,挺招人喜欢的。本来我今年计划去敦煌,可是半道杀出来便宜到死的海南游,只能容后再去敦煌朝拜了,所以暂且先去魔砚意淫一下。

 

步行经过衡山路时,酒吧门前总有些拉皮条的上来搭讪,带着些猥亵的严肃地低声问要不要找小姐。我们不搭理他,他也就知难而退了,现在不是流行断背山吗?

 

我想起约摸两年前去北京出差,住在王府饭店斜对面的台湾饭店,晚上出门去王府井大街找地方填饱肚子。刚要过马路,一个皮条就粘上来了,“要上哪儿玩吗?我们这儿姑娘都很漂亮。”

 

可惜秀色可餐只是个赞美姑娘时使用的形容词,真要是快饿昏头了,面前放着猪蹄和大腿,当然是选猪蹄,要是没猪蹄可以选就选大腿,毕竟大腿煮熟了也能吃嘛!

 

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魔砚竟然大门紧锁,上面贴着张通知,要休息到青年节才营业。于是我们就跟着陈老师去一间所谓可以喝酒的咖啡馆。途经宝莱纳,我们看看门口橱窗里的菜单,也就是猪蹄、土豆、酸菜什么的,能卖出这样的天价来。

 

“妈的,我以后要开个高档的东北菜餐厅,一份东北乱炖也卖他110块钱!”陈老师发了狠劲,不过就是这个价钱,对陈老师的大老板郭广昌那样的人物来说也就是小菜一叠罢了。

 

以前大学上文管课程的王嫱曾经因为班里同学都没有去过宝莱纳,奚落大家说,“文管班的同学怎么能好玩的地方都不去呢?都不知道呢?”

 

自听了王昭君的批评以后,我就明白原来喝黑啤还有那么多讲究,在她嘴里的宝莱纳几乎成了朝觐黑啤的麦加了。我怕朝觐时被挤死,所以从来没去过,黑啤倒是在烘山芋以前虹口区开的洗脚房隔壁的酒吧喝过一次,实在莫名其妙。

 

另一个教现代汉语的钱乃荣也有过类似的指示,“中文系的同学就应该唱唱歌,跳跳舞。”那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和从垂下的镜片后面透出的眼神,让我们不由不佩服这个在阿蒙嘴里一年只穿一条牛仔裤的“上海闲话”教授。

 

 进不了莫高窟,一路上经过很多红绿灯,除了保持红灯不变的灯我们硬闯,其他的都还能遵纪守法。

 

“我们今天赚了几百块钱了。”陈老师开心地说。

 

“怎么赚的?”我问。

 

“按理我们这么穿红灯要被罚掉还几百块钱了。”陈老师回答说,“我们要是被罚了就没钱消费了,国家可就损失GDP。”

 

“是啊,所以我们不被警察逮住是保证了国家的GDP。”我想这跟马克思抽便宜烟,抽得越多赚得越多的理论有得一拼。

 

当我们坐进有些烟雾缭绕的小咖啡馆时,鲜明的红色让人精神振奋,面积虽小,但是并不显得局促。陈老师挑得好地方,对面坐着几个男男女女,女的都是洋人,说的却都是汉语。

 

“在这里外国人都喜欢说中国话,中国人都喜欢说外国话。”陈老师已是这里的常客了,从吧台后面取来一瓶阿根廷的红葡萄酒,口味不酸,柔和得就像今夜的气氛。

 

虽然在座的三个哥们儿外国话说得都不咋地,但是也知道学好一门外语的确走遍天下都不怕。前几天在健身房电视里看到记者上街采访乱穿马路的行人,在中信泰富和上海商城之间马路上,一个穿着套装,手捏手机的男人匆匆而过。

 

“先生,请问您为什么闯红灯?”女记者上前问。

 

“对不起,我听不懂汉语。”那个长着亚洲人脸的男人用英语回答说。

 

女记者并没有被吓倒,就用英语问他同样的问题。

 

“因为我赶时间。”

 

“赶时间就可以乱穿马路吗?”

 

“当然可以。”边说边赶时间,那个男人就走远了。

 

我想这个男人真是操蛋,跟人家说不懂汉语,八成是在胡说,就算你是ABC、BBC,也不能这种教养啊,要不是日本人,你怎么不跟女记者说日语。哎,如果得出不管操什么语言,受什么教育,长着亚洲人的脸就有这样的劣根性的结论似乎太过悲观,所以我只能定性这个男人可能是个王八蛋,犯了错还要骗人家不懂自己的母语,比起那个动手推警察的女硕士来也不遑多让。

 

要么不要闯红灯,闯了对警察叔叔态度就要好,赔不是不行,就交钱认罚。什么出门不带钱,不带身份证,没单位的人都是吃饱了撑着的。不愿意付出代价就什么也别犯。

 

几口红酒下肚,哥们儿开始海阔天空,我们也渐渐悟到为啥海明威喜欢在咖啡馆泡着,聊天、思考、写作甚至寻欢作乐。我们仨也挺乐的,陈老师说要和我下围棋,的确三个人也打不了麻将,不然加上中途背叛革命的夏总,倒是可以无穷动了。可惜麻将我已经忘得干净了,对围棋的认识也仅停留在书本上。不过因为我不会下围棋,陈老师才那么殷切要和我较量也未可知吧。就像有多少人要教我八十分,可是我若干年间学过两次并因为从来不实践最后都忘记就再也不愿意学了。

 

夏总开广告公司,吃饭时说做生意就要能吃会喝,还要会打麻将,不然怎么谈生意。类似的话我也听过,不会打八十分怎么谈女朋友?那位教导我的前辈后来还是跟喜欢打八十分的女朋友分手了。我当时嘴硬,我不能找个不喜欢八十分的吗?那人家要是就喜欢八十分呢?那我再学呗!

 

没有麻将、没有八十分、没有围棋,也没有关系,我们仨都不排斥红酒就得了。回到家已经是5月2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