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聆听天主的召唤(下)  

2006-05-11 20:5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半的阳光已经从窗帘缝里透进了房间,拉开一看,天气仍然保持了昨天动静相宜的水准,隔了草坪和一条酒店公路的小山也是那样生气勃勃,绿色似乎更加沁人心脾。

洗漱完毕,拿了本标价80元的《Nobleness》坐在阳台上,翻翻内容也就是本中规中距的奢侈品杂志,咋就卖那么贵呢?奢侈品杂志本身也要是奢侈品吗?当我们都习惯花20块钱买杂志的时候,这个80块钱的可就显示出身价来了。我现在很喜欢看的《周末画报》也说自己是报纸里的劳斯莱斯,5块钱的劳斯莱斯可真是全世界最富亲和力的奢侈品了。

自助早餐时,姚总不顾自己一盆又一盆,来取笑我是大胃王,还说我跟新浪的柏强有得一拼。

“你在家也是这样吃早饭吗”姚总饶有兴趣地问。

“当然不是,我家每天弄这样规模的自助早餐,我妈可要累死了。”

老丹嘿嘿笑起来,“这就是人的劣根性啊。”

老丹说得没错,我每次在酒店吃自助早餐总是会吃得比在家里多,不过却也不完全是劣根性。当初我去参加广州白天鹅宾馆没完没了的国际钢铁贸易会议,日程上的午饭时间总要接近一点。我当时就在琢磨,这饭是铁,人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难道我不做钢铁贸易就更容易饥饿?第二天沾了钢铁一姐的光,自己也在白天鹅吃自助早餐,才算明白男人靠吃的道理。相比之下,在家牛奶、蜂蜜、糕点都不能算是早餐了,或者说只能算是开开胃,这样的早餐不到十二点必然已经消耗殆尽了。

不过这顿早餐还是有些遗憾,就是仍然没有提拉米苏的踪影。但是横在沙滩的躺椅上就不再那么牵挂提拉米苏了。老丹在一旁又进入了梦乡,我则摆弄着我的“明”,对着自己和沙滩横七竖八的拍着照。

不一会儿老丹醒了,说是自己不习惯房间的床垫,太软了,睡得不踏实。我想起似乎是格林童话里的一个故事:王子要挑选真正的公主,于是皇后设置了各种考验,以至于来PK的各国公主们纷纷败下阵来。直到有一天一个看上去并不怎么“公主”的姑娘来到城堡。皇后也让她去经受考验,其中有一项就是让她睡在垫了不知多少层床垫的床上睡觉。第二天一早醒来,皇后问她睡得怎么样?她支支吾吾,最后抱怨说其实睡得一点也不好,觉得床上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皇后很高兴,因为真正的公主能够感受到她在床垫下面藏的几颗豌豆。

原来在老丹猛男的外表下,也有这样一颗细腻的心。只是那个公主后一项考验是与王子接吻时,王子能够听到号角的声音,估计那是因为王子有耳鸣的毛病或者是太激动了,不知道跟老丹接吻的那些女孩子能听到些什么声音,该不会只有沉重的喘气声吧。

姚总在饭后跟女朋友去“探险”,一圈下来并没有发现宝藏。于是来到沙滩要让我脱了衣服躺在沙里给他们埋起来,我最怕痒了,所以不干,埋别人倒是决不含糊,可惜别人也没有牺牲精神。

休养了一上午,下午该去佘山还愿了,算起来至少有十年没有去过佘山了。童年的记忆中,佘山可还是座像模像样,需要攀登一会儿的“山”。大概万科的王石看了佘山要笑掉牙了,不过就算王石已经征服了各大洲所有的最高峰,他也不能够回到童年来爬一次佘山了,可是我的童年里永远会有佘山的影子。

在山下先找了个饭店吃午饭,姚总和他女朋友跟饭店的少爷讨价还价,结果是一分钱没便宜。虽然跟昨天的菜价比起来已经有些贵了,可还算靠谱,这不是风景区吗?

因为我们四个人没有一个教友,所以就乖乖买票上山了。不过十分钟就到顶了,看到久未谋面的教堂竟然有些恍若隔世。

我坐在姚总旁边,低声说,“东西就在第三排椅子的下面。”姚总嘿嘿笑起来,“达芬奇密码啊!”

也许吧,我以前去那里旅游都很喜欢去寺院里看看,从不烧香,从不拜佛,但是心里却很虔诚,也喜欢欣赏每个寺院供奉的不同神佛。看到十八罗汉时,总是会特别留意第十一罗汉罗怙罗,这跟大牌云集的《Ocean Eleven》没关系,上次上海日报Maggie借给我的盗版DVD还没能放出来。之所以关注罗怙罗是因为他是释迦牟尼的儿子,基本上相当于威廉王子。可是从他的外表当中根本看不出与释迦牟尼的父子关系,当然释迦牟尼的妃子并没有传过什么绯闻。释迦牟尼只是因为一朝醒来,当时还叫乔达摩?悉达多的他看到了前夜宫廷欢宴之后醉倒在地上的那些嫔妃宫女的丑态,意识到了肉身不过是一具臭皮囊。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有的情感问题专家在写专栏时会说,要跟一个人生活一辈子不是看他(她)白天经过精心打扮时的样子,而是要能够忍受一早蓬头垢面的样子。虽然不太风雅,但是未必不是实话,生活本来就不是多么风雅的事情。帅哥也好,美女也罢,免不了吃喝拉撒,生老病死。

有天跟高导聊天,说道天主的选民在结婚时的誓言,“无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我们都很喜欢这句誓言,我说绝大多数人在起这个誓的时候都是真心实意的,只不过有的人能坚守一辈子,有的人发现需要跟另一个重新起誓。所以天主教不允许离婚,不然每次的誓言都那样庄重反倒是件滑稽的事情了。

高导不是选民,可是她也曾经与一个人结下“牢不可破的誓言”,但是结果却不是想象中那样牢不可破。她说她自己有时候也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可是却也控制不住自己。人各有命,我只能对她说,你只管去做吧,对的也好,错的也好,有时候我们自己并不能判断,更加不能裁决。裁决的权利在上天,有一天他会用事实告诉你选择的对错。天主只有一次末日审判,在释迦牟尼那里却有永无穷尽的六道轮回,这又是一个选择。

走出教堂,在山颠遥望紫园,老丹跟我都咽着哈拉子,讨论出来的结果是紫园其实不过如此,我们有钱也不花在这上面,何况我们还会在午饭几十块钱的菜价讨价还价呢。

收拾了东西,收拾了心情。坐在酒店大堂里,等着班车回人民广场。老丹看了看桌上的Menu,惊喜地发现了提拉米苏,38元一份,另收15%服务费。考虑再三还是觉得太剧了,去过了教堂也该做几天清教徒才好。
可是当我们到达了人民广场时,老丹提议去新天地的“原汁原味”吃饭,据说那里有全上海最好的提拉米苏。到了那里翻开菲律宾侍者递过来的Menu,我靠,45元一份。好吧,如果真是全上海最好的话。

记忆中对提拉米苏的依恋来自数年前一次与高导的下午茶,似乎是在宝庆路附近,那天第一次看见了提拉米苏这个玩艺儿。之后在香格里拉的自助午餐上,提拉米苏一举俘获了我。此后凡是没有提拉米苏的五星酒店自助餐在我眼里总是令人遗憾的。

晚饭点了一个丰富无比配着帕尔马火腿的沙拉、腊肠批萨、拿铁和提拉米苏,加上老丹的可乐和我的苏打水,价钱抵得上我们在松江吃好几顿土菜了,就是在崇明也至少够吃两顿土菜了。

“这也是土菜啊,只不过是欧洲的土菜。”老丹总结说。说得真妙,改天我把上海周边的土菜也贩到欧洲去,也开一家“原汁原味”土菜馆,用酸梅汤替代拿铁,用蟹粉两面黄代替提拉米苏,一份卖它20欧元,欧洲的帅哥美女们想必买单时依然优雅而轻松吧,就像老丹刷卡时的从容。

佘山罗生门里的老丹http://spaces.msn.com/daiyuxiang/Blog/cns!430F08AD5C0FA4E1!380.entry?owner=1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