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一个上海男人在北京  

2006-03-10 15:03: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有无数个上海男人,有的承认自己是上海男人,有的伪装自己是北京男人。李秘书长在饭局上说,“你除了着装,已经很像一个北方男人了。”我也不觉得这就是夸我,要是哪天她说我着装也像北方男人了那可真就是在损我了。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北京人,李秘书长一向不屑当地一大批不修边幅的北方男人。

 

其实我并没有深刻的地域之见,不过去北京六七次却实在打不起精神要伪装成一个北京男人。一出机场就得跟北京的哥纠缠,我从来都不太愿意接他们茬儿。去年“抗日”那会儿我去北京。的哥说,你们上海游行了吗?我说没有。(虽然不多久也开始了运动。)他就失望的什么似的,然后又对北京人民的壮举引以为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不少,只可惜我不是。

 

的哥也有不谈政治,爱说笑话的。那次刚上机场高速没开多远,前面就封路了。“怎么啦?”的哥下车跟停在旁边的同行侃上了。

 

“前面又有谁的车队吧?”

 

果然等了一会儿,旁边的专用道约摸二十辆黑色轿车急速驶上机场高速向市区而去。

 

“知道是谁吗?”

 

“我哪能知道啊,胡锦涛昨天也没给我打电话啊!”

 

得,这样的的哥大约也只有北京的风水能出产。

 

还有个热心的的哥我记得挺清楚。他问我第几次来北京,我说大概五回了。

 

“上哪儿去玩过?”

 

“基本都是来开会,开完会立马就走,什么地方也没玩过。”我自己也觉得挺对不起伟大首都的。

 

“那不能啊。怎么说也得去天安门看看,故宫看看,北京玩的地方可多了!”的哥不知怎么就联想起他们胡同里的老太太,“啊呦,那老太太说起来在北京住了一辈子了,问她上哪儿玩过,什么地方也没玩过。”

 

好嘛,我就跟他胡同里的老太太拼上了,他倒没说老大爷,可见这个例证颇有几分真实性,并不是为我度身定做的。

 

回忆完的哥,还有个王府饭店站门口的小哥挺逗。那次是中秋节的前一天,王府饭店开完会直接去机场坐中午的航班回上海。我到了门口,劳驾小哥给我叫辆车。

 

“请问先生上哪儿?”

 

“去机场。”

 

“呦,明天可是中秋节,还出去呢?”他挺真诚的说。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一感动,笑着说,“我就是回家过节啊。”

 

大约他也把我当成北京男人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在北方说的普通话比较标准吧,这可要感谢大学里普通话语音训练的老师阿蒙了,考试时还给了我一个大学里唯一的100分。只不过当时并不想做老师,也没有计划当主播,所以就省了80块钱,没参加国家统一的普通话考试。要是那场遇上阿蒙作考官,没准能够混个一级甲等,哈哈哈哈!

 

其实语音标不标准还不是最重要的,会不会说话的关键是在措词和语气上。我这次进京采访完俏江南的董事长以后,不得不面对非常国企的国航。办事不太靠谱就不说了,不管怎么样负责外宣的小张为人还是挺热情耐心的,可是他们的发言人老王可有些忘乎所以。

 

我在培训部、客舱部兜了一圈,到了宣传部。临了小张引见我去跟老王混个脸熟,开始还好。后来我问了关于民航投诉问题,问了他怎么评价国航的服务、安全纪录。他就有些不耐烦了,“我看你是刚做记者没几天吧?这样的问题我怎么能跟你说呢?”

 

他妈的,我心里一股无名之火就烧了起来,你丫儿的也就是个新闻发言人,我采访500强公司的总裁也没你那么牛逼的。不过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完成任务,我也不跟他翻茅枪。

 

“不是。”

 

“你不是记者?”他莫名说了句。

 

我估计他以为我千里迢迢来采访他们写正面报道是别有用心的,所以不是记者也未可知。“是记者,我已经工作三年了。”

 

你丫儿的,做了多久新闻发言人,还这么不会说话。我想焦扬答记者问固然会圆环套圆环,云手接云手,可是人家态度好啊。态度决定一切,这也是新闻发言人的素质哦。

 

后来也没再聊多久,我就要告辞去机场,因为国航总部已经下了机场高速,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机场。这下老王倒客气了,让小张给我叫了个车送过去。在车上,我想北方男人似乎都喜欢摆谱,上次采访黄鸣也是,当着我的面批评下属。我靠,后来吃饭时又热情起来。这样的我不待见。

 

还有国航一部门主任那叫神啊,问他怎么到他们办公室,愣是说不出来在什么路的具体方位,只说什么楼,害得我跟的哥也只能下个模糊指令。说什么路什么路多好啊,横坐标纵坐标都齐了,找不到就是我SB,可他妈的就说个地名楼名,还不是标志性建筑,我不认识也就罢了,北京的哥也不认识,不是让我跟的哥互相抓狂吗?

 

最最经典的是我到了他们办公楼两楼,电话问他在哪间房间。“呦,我开门看看……哦,是231。”

 

接近崩溃了,第一天上班也该知道自己办公室是几室啊!

 

谢天谢地,我还有着装不像北方男人,虽然北方男人也有很多像样的,我还是安于做一个非典型上海男人。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