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爱情两个字好辛苦  

2006-01-09 16:4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第一次自己掏钱看话剧,才写了这句话仿佛给人一种错觉:我看话剧从来不掏钱。想起《小兵张嘎》里鬼子翻译的那个德行,“老子在城里上馆子都不花钱,吃你个瓜还要给钱。”接着鬼子翻译瓜还没吃消停就让刘金宝给治了。我背后可没有揣着驳克枪的刘金宝,因为在我这个26年还不到周年的平生里一共也就接受了两次话剧的熏陶,一次是若干岁月前免费在上戏的黑盒子里的蹭的《捕鼠器》,还有就是昨天晚上的《恋人》了。
 
阿甘曾经坐在路边的长椅上自说自话,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形状。当然如果手里是一盒北欧的贝壳系列巧克力,没人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形状,而一盒德芙巧克力任你是海伦凯勒也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形状。我不是海伦凯勒,我是阿甘,所以看这场话剧也出乎自己的意料。
 
从一起去看的伙伴开始就有些不被认同。我是五点出门,在美罗城大众书局找到了还在约会的老丹。穿着大衣在比大衣更大得出奇的大众书局里搜索老丹,感觉自己像个杀手,但是还不太职业,否则不会太露痕迹自己是在找人,而不是找书。
 
当目标出现时,又证明了我作为杀手的不称职,老丹旁边的女伴让我有些意外,吃不准是该多用一颗子弹,还是在她惊恐的大叫时扬长而去。职业杀手就不会有这样的心理斗争,目标只有一个,子弹也绝不多用一颗,乱发子弹打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
 
这时老丹已经开始给我们互相介绍了,枪战片的情节就此打住,转而成为了平庸的生活片。“她是我的客户,不过我们是朋友。”老丹神神道道地说。
 
OK,我猜就是那个他说起过的了。为了赶时间,一起吃面。随便聊了几句,老丹问她,“女人喜欢爱抬杠的男人吗?”
 
当然这个疑似爱抬杠的男人是我,不是他自己。“看看我身边就知道答案了。”我不喜欢躺在案板上装孙子。
 
那个不是客户的朋友笑逐颜开地问,“想要女朋友吗?”
 
得,老丹认识的女人总是热心成人之美,我说不想要她一定会有所怀疑,“想啊——不过我喜欢自己找。”
 
还好,她兴致不是太高,问我跟老丹去看的话剧叫什么名字。“《恋人》。”我说着低头吞了口面条。
 
她一下子穷笑起来,难道面条有异?我当然指的是她那碗,不过她的话证明面条并没有重大质量问题,“那你们进去的时候是并排走呢?还是一前一后?”
 
这算什么问题?“我们没有打算牵着手进去。”这是我的实话,不就是看场话剧,至于吗?
 
她有事情自己走了,我跟老丹到了话剧艺术中心的D6空间,那叫一个黑啊!除了舞台有亮光,四壁都是黑漆漆的。
 
不过真的很不错,感觉自己的一切感官都被锁定在这个空间里,跟复式的黑盒子不尽相同。
 
《恋人》开始了,这个原本叫《爸爸,我怀了你的孩子》的话剧其实根本与乱伦不沾边,而是一个开始甜蜜,最终苦涩的爱情故事。故事梗概我都懒得陈述,因为结局让我不止是伤感,而是恐惧。
 
剧中一个人物说,让人最痛苦的不是你没有爱人,也不是你爱的人不爱你,而是你爱的人以为她爱你。
 
就是这个“以为”,会让一个女人在遇见旧日恋人时又一次奋不顾身,哪怕那个男人已婚,哪怕那个男人数年前说不合适而跟她分手。婚外恋曲曲折折的结果是妻子也红杏出墙最后跳楼自尽了,同时另一个失望的男人也死在车轮下。
 
前一天刚跟一个朋友说过,50%以上的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有时爱了就爱了,恨了就恨了,错了就错了,忘了就忘了。如果两个人同时爱,同时恨,同时错过,同时忘记,也会波澜不兴。就怕一个爱,一个恨,一个错了,一个还没能忘记,给别人带来痛苦自然无可避免,而自己又何尝不会受到煎熬呢?
 
爱情两个字真得好辛苦,需要同样的节奏,同样的舞步。我跟老丹有差不多的节奏,不一样的舞步,不过我们不会辛苦,当然是因为我们之间没有爱情。而可能发生的那段爱情还在朦胧中酣睡。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