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攀上帝国大厦之颠失眠  

2006-01-25 14:5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我也不是金刚,不能轻易爬上帝国大厦之颠。可是昨夜的失眠让我攀上那个高处不胜寒的地方,看着脚下灯红酒绿、熙熙攘攘的花花世界,心里有些湿漉漉也空荡荡。

“你为什么不在之前打听清楚人家到底有没有男朋友?”老丹问我。

我横躺在他房间的小床上,腿垂在床沿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也属于屡教不改吧!在我记忆里所有喜欢过的人当中,似乎没有一个让我在喜欢时会想到先去问一下她有没有男朋友的。

“你不去先问清楚,结果翻船了就不能怪别人了。”说的对,可是我跟老丹毕竟风格不同。老丹承认自己太容易喜欢上一个人了,这点我跟他也许差不多。但不同的是他喜欢一个人就会去告诉她,我喜欢一个人时只是先让那份感情在心里自生自灭,如果隔了一段时间竟然还在茁壮成长,我才会考虑那个提问。

“因为我的尺度是如果我希望做那个人的男朋友了,我才会想要去告诉她我喜欢她,然后问那个问题。”我顺着自己的想法说,“如果不是我喜欢到那个程度的人,她有没有男朋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这点上我及不上老丹,也及不上办公室里坐在我身边的贺老。贺老总是能够非常随意打听别人有没有男朋友,虽然贺老其实也是个保守派,但是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却和我的英国英语老师一致,记得她说过,“问对方有没有男女朋友这在西方是非常普通的事情,并不代表什么。”

英语老师也问过我这个问题,当时弄得我有些紧张兮兮的。我回答说没有,有个同学说不可能吧。那是去年,我25岁,我说“Impossible is nothing!”如果她把这个问题提前到2004年的下半年,我就需要仔细考虑怎么回答了。

前些天看了《电车男》的片子,男主人公22岁没有谈过恋爱,后来一段简单纯洁的爱情改写了他的人生纪录。几个同事看了以后笑话22岁的纪录让人难以相信,可是我自己却在24岁才第一次正式恋爱。可惜与《电车男》的故事不同,我遇见的人气场跟我迥异,说的一本正经一些就是世界观、人生观、爱情观都不一样。自然和一个完全不搭调甚至相互抵触的人在一起,我们的感情注定了是兔子的尾巴。

四十天时,应该是2004年8月上旬,一个毫无征兆的晴朗夏日夜晚,她提出分手。我说了一切挽留时该说的话,也说了挽留时不该说的话,当我口干舌燥,眼睛却越来越湿润时,她还是走了,不知道有没有回头,因为我也没有回头。

回到家原本自己可以偷偷地失眠,要命的是父母都还没睡,我就告诉他们结果。他们竟然都来宽慰我,我只能强打精神说没有什么。在浴缸里我有没有因为收到她最后的短信流泪呢?浴缸里有的是水,难道还缺我那几滴泪吗?

更要命的是她又在两天后反悔了。朋友告诫我,你不能轻易接受她,不然以后即使复合了也没你好果子吃。可是我却没有办法硬下心肠来,毕竟那是初恋。我作为一个感情上的死硬保守派一直相信“遇见你,然后爱上你,一起白头偕老”的单调模式,所以我松口了。

然而我还是很难完全忘记提出分手时她绝情的言行,就像鞭子一样抽打得我心里满是伤痕。“我们如果有问题你可以提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希望下一次你要提出分手时能够先仔细考虑一下,我不能接受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下一次我不会再挽留了。”

结果朋友的告诫实现了,我的初恋的确没能结出好果子吃。断断续续的四个月后,我们彻底分手了。我也实现了自己的诺言,没有在最后一刻挽留什么。现在想来这段初恋在四十天时已经脑死亡了,后面不过是依靠呼吸机在苟延残喘。当2004年就要走到尽头,我坐着出租从北京机场赶往北京火车站准备去秦皇岛采访煤炭大会的路上,一条短信拔去了呼吸管,我的初恋心脏停跳了。

记得看过一篇短文,男女交往,如果最后要分手,应该把这个机会留个女方,因为女方是弱势。不管说的有没有道理,我都把这个机会留给她了。若不是昨晚在帝国大厦之巅的失眠,我永远都不愿回忆17个月以前的那个失眠夜。

大学时选修影视美学课那会儿看过著名的《西雅图不眠夜》,情节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男女主角最后在帝国大厦顶层完成了精神的契合。金刚也是在帝国大厦更高处与娜奥米·沃兹进行了一场寓言式的爱别离。

上周六的晚上跟那个我心仪的可爱姑娘提起《金刚》,我说有人告诉我不少男子在电影院里看过金刚以后流泪了。她觉得奇怪,其实我自己也奇怪,但是看完《金刚》以后我明白了那眼泪的意义。那种感情是超越一切形式的爱,我隐约觉得自己也希望能够找到一个为之付出一切的人,对面的她应该就是我的理想。

不过世间不如意事常八九,当她在昨天MSN上告诉我关于她男友的事情,我差点没从帝国大厦楼顶一失足掉下去。

“那你准备怎么办?”黄帮主在MSN上问我这个艰巨的问题,虽然我退出丐帮已经有日子了,但是黄帮主还是很关注前弟子的感情问题。

我想起黄帮主之前有一次在MSN上问我,“你相信真爱吗?”

“真爱是一种信仰。”我灵光一闪,“就像共产主义一样,谁也没见过活的,可是还会有人为之奋斗。如果相信真爱,那么就去寻找,就算头破血流也不要后悔。但是这并不表示他就一定能找到真爱。而不相信真爱的人当然就没有遇见真爱的可能了,即便遇见了真爱他也不会相信世界上有这样一种感情。”

如果我们都能在身份证上表明自己的信仰,那么是不是就更加容易人以类聚了呢?可是这件事情上帝也办不到,上帝也不能显示一个神迹,告诉我那些关于她男友的话都是一个考验,一个试探。人类却总是经受不住考验,抵御不了试探。

老丹在听我告解时,不停地用餐巾纸擤着鼻子,他去香港开会被同事感染了感冒。我没有鼻涕眼泪,不过我的情况也实在好不了多少,他妈的老丹的电脑还在播放着“我知道你很难过,不是每一段感情都会有结果……”

那首歌我曾经很喜欢,而这段时间则听了很多遍《防空洞》,因为她喜欢,直到听得我自己都喜欢上这首歌。但我却不能成为她的防空洞了,我的心里空空荡荡,一片荒芜。以前在卡拉OK唱《心如刀割》,每每被朋友、同学赞赏。可是我真的曾有过心如刀割的感受吗?现在报应来了。不管报应如何,我还是鼓起了勇气给她发了一条消息,我想感情先后并不等同于感情的多寡。

她过了很久才回复我,如果她给我一个机会那么就要对不起另一个人,这样的她我还会喜欢吗?我是不是会担心有一天自己也这样被人代替呢?

她的回答让我知道,我的感觉的确没有错,她是一个善良的好姑娘。我从来就赞赏忠贞的爱情,认真的选择,认真的相处,不管外部如何变化,只要心心相印,就能在共同的防空洞里幸福生活。

然而我毕竟还是个人,当我知道他们在一起已经五年时,我感到一种莫大的失落。五年前,那也就是她19岁的时候。我的19岁在干什么呢?在大学里过着怎样的生活?我已经错过了在纯真时代拥有纯真感情的机会,我不能回到过去进入她的生活。好吧,五年,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她说他们都很珍惜。换了是我我也会珍惜的,所以我只能带着酸楚祝福他们。我不能做出任何破坏他们感情的事情,破坏他们的感情就等于是在摧毁我的爱情观,我不能否定自己,也不能否定他们。

“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缘分的。”她安慰我。我想他们也和我一样相信真爱吧,我会默默地等待未知的结果,既然那是信仰就不会在乎得失。金刚为了心爱的人撕裂霸王龙的大嘴时没有丝毫犹豫,金刚在迎战六架飞机时不会丁点害怕,直到他看着心爱的人,然后从帝国大厦坠落他也不会后悔。

我不是金刚,我只是在帝国大厦之巅失眠时莫名想起《卧虎藏龙》里李幕白对俞秀莲的表白:握紧拳头失去所有一切,展开双手拥有整个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