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苏锡无常嘴巴禅(下)  

2005-10-09 13:3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个大早赶火车移师无锡,可真叫赶啊!846发车,我们835才离开酒店发了出租车。连司机都叫我们“大师”,他不知道我们在工作中被人称为“老师”都已经安之若素,麻木不仁了:)

 

有惊无险,估计那个火车的司机也是个“老师”,嘿嘿,也迟到了几分钟。正好赶上我和超哥的档期。

 

到了无锡主场,我深感导游责任重大。坐着10路来到锡惠公园,就开始登山之旅了。

 

小时候,惠山没少爬,可是锡山似乎不太爬,然而无锡却是以锡山得名的。记得看过一篇训诂方面的文章,分析了江南的一些地名的来历。无锡的“无”并非“没有”的意思,而是“呜”这样的语气词。我胡乱猜想,无锡的字面的本意就是“啊,有锡的地方”。

 

回忆总是从熟悉的开始。我们先爬了惠山,意料之外的是竟然只用了7分钟。我忘记了小时候要用多久,但总也是一段坎坷的旅程。客观世界的丰富多彩正在于此,同一座山可以有不同的体验感受。苏轼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我却道“儿时蹒跚今飞渡,老来羁绊再从头”(注:自个儿现编的,不是诗,所以对仗不工,平仄未及:)

 

再登锡山又是日晷无影之时,先坐了索道,然后瞄着锡山绝顶的电视塔行进。沿途山林叠翠,人迹稀疏。山道旁石桌石登仿似烂柯人之实景,也许有一天我会去终南山当一回真正的烂柯人吧。

 

山顶的平台神清气爽,一住家开了打尖之所。还是一老人,坐在阳光下品茗,怡然之情,忘乎喧嚣。

 

他也不来招呼我们,只等我们自己决定了要在此一解口腹之欲,才与他搭讪。

 

“馄饨是大馄饨还是小馄饨?”超哥看完招牌回头问。

 

“不大不小中馄饨。”老人嘴角挂着笑。

 

嘿嘿,江南总有这样可爱的老人呦。

 

“那四块钱有几个呢?”我问。

 

11个。”老人还端坐在阳光下,背后的山下是无锡的花花世界。

 

“怎么会是11个?”我有些不解,似乎10个或是12个在我眼里才是正统的馄饨。

 

“有的客人是10个,有的客人是11个。”老人的回答仿佛很不标准化。不过什么才算是标准化呢?1公里是标准,1英里就很尴尬地要被转换成1.609公里。1米是标准,1尺就要没完没了地3循环到死也死不了。

 

“那我还要加个荷包蛋。”

 

待我在山顶兜了一小圈回来,加了荷包蛋的馄饨已经好了。如果不用调羹捣腾馄饨,竟也难见汤底荷包蛋的锡山真面目。原来娘家人也都是厚道人,有货不摆在面上。

 

吃完馄饨荷包蛋,我问超哥有没有觉得和上海馄饨的不同。超哥说没有。哎,即便味道没有不同,在上海又何曾有馄饨加荷包蛋的形制:)

 

其实我是很喜欢无锡馄饨的,无锡的小笼包倒是面向外地人的土特产。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比起热闹的汁水四溢的小笼包,我的确更垂青淡雅幽香的馄饨。馄饨的皮和馅料并没有多少讲究,这是普天下都能做出的馄饨,汤里放了开洋、紫菜也不希罕,然而无锡馄饨的神魂却在那些漂浮在汤里的豆腐干丝,这也许正是无锡馄饨和别处馄饨同中有异的画龙点睛之笔。

 

那豆腐干自不必宫廷御用,寻常的就能用,只是那份用心让每一个没有感冒鼻塞的食客动容。齐人献曝只在一个心诚,我吃无锡馄饨也只关心那缕幽幽的豆腐干香芬。

 

凭临锡山之巅,远眺川流不息的京杭大运河,只道“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