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人物的唏嘘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日志

 
 

有一种人生态度叫做创意  

2005-11-22 23:0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有没有创意也许看他点菜可见一斑,我和同事去报社附近的饭店吃饭从来不会点鱼香肉丝、宫爆鸡丁,也决不会点燕鲍翅,这两类都算是恶俗,只是属于恶俗的不同层次。我呢,喜欢点糖醋小排或是椒盐排条,喜欢呗。一定倒了一片了,不过我还是一个说话负责任的人,你瞧我并没有标榜自己多有创意。

做记者做的时间久了很难不对新闻麻木,就像外科医生就算搂着骷髅睡觉大概也不会打个寒颤,妇产科医生搂着老婆睡觉也不能忘记病人的样子,当然纯属猜测,但我自己对新闻的麻木已经很难抵赖了,创意大概只会在午夜梦回时如昙花一现。公关大约也一样吧,公关和记者处于同一条微妙的生物链上,共生共荣,但又互相抑制,互相警惕。K-GOLD有个广告,两个甫士穷摆的女人时而巧笑传情,时而针锋相对,荧幕上有文字点题:“她们是密友……她们是天敌”。觉得就有些像这个。

不过米卢说过ATTITUDE IS EVERYTHING,如果公关下功夫花心思创意,那么还是会收到不错的效果。杜邦中国研发中心的开幕仪式就是个十分有力的佐证。当光棍节那天我看到那份用杜邦公司的新造型——插在烧瓶中的非洲雏菊——来作为邀请函时,这个注定充满创意的开幕仪式已经露出了端倪。

果不其然,刚在杜邦位于张江的研发中心休息室坐下,穿着干净利落的服务生就上前殷勤询问需要用什么饮料,他们的左脸上也恰到好处的点缀着“插在烧瓶中的非洲雏菊”,一下子原来可能生涩的科技被抹上了时尚的气息。私底下,我也想在脸上弄个这样的东东显显。可惜只有服务生才有份,我若是也来这么一下只好冒充领班了。

参观整个研发中心自然是一道不能忽略的头盘,以前也在张江参观过GE、HONEYWELL的研发中心,都很整洁漂亮,陈列的东西也各有各的稀奇古怪。不过杜邦的陈列却充满了生活气息,食品饮料的包装、服装面料与成衣、涂料、蛋白粉,仿佛是一个杜邦大卖场。还有件美国军警用的防弹衣挺扎眼,记得HONEYWELL也说自己生产防弹衣,只是没见过活的。橱窗里还有一包杜邦生产的农药,名字吓死人,叫“猛杀生”,不知是专门对付哪种“我们是害虫”的,不过袋上标着低毒。

杜邦的孙洪曾经说过农药一定要做的难喝难闻,这样自杀意念不是很强的人就不会轻易喝农药了结了。不过这世界上榴莲也有人喜欢吃,槟榔也有人喜欢嚼,也难免有好那么一口农药的家伙。而这个“猛杀生”名字让我起鸡皮疙瘩。

逛了一圈设施精良的实验室和办公室,沿途有不少穿着灰色套装的礼仪小姐,脖子上还系着大红丝巾。虽然不见得有什么国色天香,但也眉清目秀,骨肉停匀,而那条大红丝巾与最没创意的蹩脚大红旗袍之间不可以道里计,有不少五百强公司就会一不留心把自己变成开饭店的。哪天开饭店都进了五百强,你让人家礼仪小姐再穿什么呀?

在举行开幕仪式的大厅落座,主持人要求来宾将手机调到振动状态或关闭并告知了逃生通道,然后昏暗的灯光下好戏就要开始了。这时宽敞的舞台左侧被照亮了,一个穿着颇有些新古典主义服饰(不知会是S.T.DUPONT还是LAVIN的)的西洋青年男子在帆船劈波斩浪的动画前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原来这个人就是杜邦公司的创始人,@#¥杜邦先生,他因为法国大革命家人被送上了断头台,所以就带着美丽的妻子飘洋过海来到了美洲新大陆。

没注意他自己有没有说妻子美丽,不过我看着还行,只是饰演妻子的这个女演员戏份太少,似乎一句台词没有。连“亲爱的,我们到美洲了吗?”或者“达令,我们的黑火药生意会成功的。”这样的废话也没有,这个花瓶可花大了。

好在年轻的杜邦挺能讲故事,这个来龙,那个去脉,把我听得一愣一愣。原来杜邦在美国捣腾黑火药是跟拉瓦锡学的。还记得高中化学课本上戴着假发套的拉瓦锡白描插图,不算帅,要我说课本里长得最帅的首推高中历史书上“光荣革命”以后登基的英王威廉?奥伦治。然而法国大革命毕竟不是兵不血刃的“光荣革命”,无数的头颅在罗伯斯庇尔一声令下咕咚咕咚滚落在地,里面不仅有杜邦的老爸,也有拉瓦锡那颗绝顶聪明的脑袋。似乎是马克思为了法国大革命中殒命的拉瓦锡有过一声叹息。罗伯斯庇尔自己最后也没能逃避断头台的命运,人是好人,只是革命手段糙了些,他结局的凄惶让我想起前些天看完的《张居正》。

看着台上的美女却尽想断头台,这个有些不地道。灯光又在舞台右侧亮起,这下第n代杜邦传人在实验室里发明了尼龙和氯丁橡胶(耳熟啊,对了反过LANXESS倾销的),英雄旁边这下有了两个“邦”女郎,都穿白大褂,但是神情妩媚,英雄美女总是票房保证,在这个颇有创意的开幕式上也是如此。

在回报社的路上,我跟上海日报小傅说,这样的开幕式也许以后几年都很难再碰到了,我做了快三年记者了,也还是第一次遇到。他不置可否,也许他将来的道路会完全不同,既不同于我,也不同于那个与我心有戚戚焉的小张,虽然他们都年轻,可是我的心却已经不再年轻了。不想倚老卖老,比我老的人多得是,就像比我有创意的人也多得是,可是谁都可以保持有创意的人生态度,不管有多老,只要有追求,说不定我就能有一天不再流连于糖醋小排和椒盐排条,点上一道“超级无敌海景佛跳墙”!

呸,没创意,还不是跟在食神屁股后面打转,再说谁来买单啊?别介,只是讨论讨论,研究研究,食神宁有种乎?创意宁有种乎?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